经典案例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医疗期满员工合同终止,能否获得医疗补助费?

更新时间:2017-11-08 20:22来源:未知

案情概况
         崔某于2012年3月12日入职上海某设备企业,从事售后工程师一职。企业与崔某之间签署了一份为期3年的劳动合同,劳动合同的截止日为2015年3月11日。
         2013年8月19日,崔某被检查出患有胰腺性囊肿。根据医生的要求,当日崔某就需马上住院,崔某听取了医生的建议当天就住院接受全方位的检查与治疗。在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崔某的病情有所好转,医生安排崔某于2013年9月23日出院,医院为崔某出具了《诊断书》,建议休息半年。
         半年后,崔某仍不能去企业上班,经与企业相关领导沟通后,崔某一直在家休养,也一直按照企业的请假流程递交相关的病假单。2014年11月3日,企业向崔某发送了电子邮件,告知崔某的劳动合同将于2015年3月11日到期,企业决定不再与崔某续签劳动合同。次日,崔某与企业相关领导沟通,表示由于其患的是癌症,属于特殊疾病,应直接享受24个月的医疗期,但企业表示医疗期的延长需以崔某已被鉴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为前提,而崔某并未被鉴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因此,崔某并不能直接享受24个月医疗期,但企业方考虑到崔某曾对企业做出的贡献及其实际的病情,企业同意给予崔某24个月的医疗期。
         企业将崔某的劳动合同顺延到24个月医疗期满,于2015年7月18日终止了与崔某之间的劳动合同,并按崔某的工作年限向其支付了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崔某认为,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企业还应向其支付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但企业认为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只有在企业以医疗期满为由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下才应支付,而企业是因劳动合同期满终止劳动合同的,只需支付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无须额外支付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
         2015年7月22日,崔某向企业注册地的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企业支付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在提起仲裁前崔某自行申请劳动能力鉴定,被认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并将该份材料作为证据递交给仲裁委员会。
 
裁判结果
本案经过仲裁、法院一审及二审的审理,最终判决企业支付崔某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
 
律师点评
李华平律师:本案主要涉及享受24个月的医疗期是否以鉴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为前提及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情况下,用人单位是否需向患病员工支付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等焦点问题。

一、患特殊疾病的劳动者直接享受24个月的医疗期,非以劳动能力鉴定为前提。
  根据劳动部《劳动部关于贯彻<企业职工患病或非因工负伤医疗期规定>的通知》[1995]236号文第2条规定,对于癌症、精神病、瘫痪等一些特殊疾病,职工享受不低于24个月的医疗期,在24个月内尚不能痊愈的,经企业和劳动主管部门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医疗期。
  通过上述文件可以看出,对于罹患癌症、精神病、瘫痪这三类特殊疾病的劳动者而言,其直接可享受24个月的医疗期,法律并未强制要求劳动者必须要进行相关劳动能力鉴定后才可享受24个月医疗期;对于24个月医疗期满后仍需延长医疗期的,则需要经过批准,此时可能会涉及向相关部门申请鉴定的问题。因此,本案中崔某无需经劳动能力部门鉴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就可直接享受24个月的医疗期。
  
二、经鉴定为部分或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用人单位因期满终止劳动合同的,需支付医疗补助费。
  根据《上海市劳动合同条例》第44条规定,用人单位以医疗期满为由解除劳动合同的,除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外,还需另行支付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另根据《劳动部办公厅关于对劳部发[1996]354号文件有关问题说明的通知》[1997]18号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合同期满终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支付不低于6个月工资的医疗补助费,该医疗补助费是指合同期满的劳动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医疗期满或者医疗终结被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需向劳动者支付不低于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对于被鉴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劳动者,且不符合办理退休、退职手续,享受退休、退职待遇的,用人单位也应支付医疗补助费。
  本案中,企业做出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时,崔某的24个月医疗期满,因其被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据此终审法院最终判决企业应当支付崔某6个月的医疗补助费并无不妥。
 
                                                                                                                                                                                                                                             —本案例刊载于2017年1月25日《劳动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