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作为股东,这十个知情权要点您了解多少?

更新时间:2017-11-13 14:34来源:未知

 

 

       作为企业股东,您了解股东知情权吗?知情权涉及哪些内容?如何行使权利?有哪些限制?如果这些都不清楚的话,在需要行使权利的时候,可能就会没方向。而作为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高管,如果对股东知情权不甚了了的话,遇到股东要求行使权利的时候也会无从应对。本文就股东知情权问题提炼了十个要点,并分为基础级(★)、进阶级(★★)、专业级(★★★)三个层次,供不同需要的读者参考。

股东知情权范围(基础级★)

       根据《企业法》的规定,有限责任企业股东知情权范围为:(1)查阅、复制企业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2)查阅会计账簿。那么股份有限企业的股东呢?他们的知情权范围是不是与此相同?很多人以为是相同的,其实不然,两者是存在差别的。

 

      股份有限企业股东知情权范围为:查阅企业章程、股东名册、企业债券存根、股东大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财务会计报告。

 

      两者区别在于:(1)有限责任企业股东有权对查阅文件进行复制,而股份有限企业股东没有复制权;(2)有限责任企业股东有权查阅会计账簿,而股份有限企业股东无此权利。

 

      知道两者的区别,在面对不同的企业制的股东时,应分别对待,避免张冠李戴,扩大或缩小了知情权范围。

股东是否有权查阅、复制董事会会议记录、监事会会议记录?(专业级★★★)

       大家知道股东可以查阅(有限责任企业股东还可以复制)股东(大)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那股东可以查阅、复制董事会会议记录、监事会会议记录吗?

 

       这个问题在理论界和实务界是有争议的,《企业法司法说明四》也没有对此作出明确的规定目前最高院的观点和口径是倾向于不支撑。原因是,董事会会议记录、监事会会议记录详细记录了会议讨论、表决的全过程,其中难免涉及到企业的商业秘密、核心信息,不宜过度保护股东知情权而导致企业商业秘密处于不安全境地,因此,知情权界限只能到会议决议为止,不能跨越至会议记录。

 

       当然这是针对法定知情权而言,如果您作为股东,想要清楚了解每一次董事会、监事会的会议过程、细节,那么就需要股东会在企业章程中作特殊规定,规定股东有权查阅会议记录,甚至更宽泛的文件资料。

起诉时已不具备股东资格的人能否提起知情权之诉?(进阶级★★)

       一般而言,对于股东知情权诉讼,要求原告在起诉时必须具备股东资格,否则便没有诉的利益。特殊情况有例外,如果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在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在此情况下,则有资格起诉。同时还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法院如果支撑其行使知情权,范围也应仅限于在其持股期间的企业文件,其持股期间之外,尤其是其不再持股后的企业文件不在知情权范围之内。

哪些情形属于“不正当目的”,可以拒绝股东查阅会计账簿?(进阶级★★)

      《企业法》第33条第2款规定,企业有合理根据认为股东查阅会计账簿有不正当目的,可能损害企业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绝提供查阅。那么什么样的情形属于“不正当目的”呢?企业法司法说明四》规定,以下情形属于“不正当目的”:

(1)股东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企业主营业务有实质性竞争关系业务的,但企业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

(2)股东为了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查阅企业会计账簿,可能损害企业合法利益的;

(3)股东在向企业提出查阅请求之日前的三年内,曾通过查阅企业会计账簿,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损害企业合法利益的;

(4)股东有不正当目的的其他情形。

 

       除了上述情形之外,如果企业觉得还不够,那是否可以扩充呢?这里是有一定空间的,比如上述第(1)种情形的但书部分,这给了企业章程作特别规定的余地。如果企业想要严格避免涉嫌同业竞争企业的股东“刺探”企业重要信息,可以在章程中将第(1)种情形修改为类似这样的规定:股东自营、投资、参股、为他人经营、参与管理与企业主营、兼营业务有竞争关系的业务或者主营、兼营同种、同类、类似业务的均属于“不正当目的”情形。

股东是否有权查阅会计凭证?(专业级★★★)

       这个问题在理论界和实务界也是颇有争议。湖南省高院2016年有一个再审案件——长沙蓄能工贸有限责任企业与黄曦股东知情权纠纷再审案。法院认为不查阅原始凭证,中小股东可能无法准确了解企业真正的经营状况,因此判定股东不仅有权查阅会计账簿,还有权查阅会计凭证。这是一个支撑查阅会计凭证的典型案例。但据笔者了解,目前最高院的观点是倾向于不支撑查阅会计凭证,因为《企业法》明确规定是查阅会计账簿,不宜作扩大说明。

 

       笔者赞同最高院的观点,因为《会计法》第9条规定:“各单位必须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进行会计核算,填制会计凭证,登记会计账簿,编制财务会计报告。”据此来看,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是一个递进的关系,并不是包含的关系,如果可以把会计账簿说明为包含会计凭证的话,那么会计报告是否也应该包含会计账簿呢?若此,《企业法》第33条第2款就没有必要对查阅会计账簿作特别规定了。

查阅会计账簿,能否复制、拍照?(基础级★)能否摘抄?(专业级★★★)

      《企业法》第33条第1款规定,股东有权查阅、复制企业相关文件,第2款规定股东可以查阅企业会计账簿,没有“复制”字样,说明会计账簿只能查阅而不能复制,拍照能达到复制的效果,所以应当也不被允许。

 

       那么是否可以摘抄呢?这个问题同样存在争议,目前最高院的观点是倾向于认为可以摘抄。理由是,如果不摘抄,会计账簿的数据庞杂、专业性高,仅靠临场查阅无法达到知晓数据反映的信息,那么此项知情权可能会变成走过场,无法起到应有的作用。因此,摘抄是被允许的,股东在行使这项权利时可以运用和坚持。

母企业股东能否查阅子企业的文件?(专业级★★★)

       对于母企业控股的子企业尤其是全资控股的子企业,母企业的股东想要了解子企业的相关信息,是否有权“穿透”母企业而直接要求查阅子企业的文件呢?对此问题,理论和实务涉及较少,法律和司法说明也没有给出答案,国外对此有不同的判例。

 

       笔者认为,行使股东知情权必须要有法律或章程依据,在《企业法》没有就此作出突破性的规定前,股东应无权“穿透”母企业而直接向子企业行使知情权。当然,为了防止董事、高管脱离股东操控子企业,股东可以在母企业和子企业章程中均作出知情权“穿透”的特别规定,防范企业控制权旁落。

企业章程、协议等能否剥夺股东知情权?(进阶级★★)

       根据《企业法司法说明四》的规定,企业章程、股东之间的协议等不能实质性剥夺股东的法定知情权。也就是说《企业法》第33条、第97条规定的股东知情权属于法定知情权,不得向下突破,这两个条文属于强制性规范。

 

       那么反过来,企业章程、协议等是否可以放宽、扩大股东知情权呢?这是被允许的,法定知情权是知情权的最低标准,法律和司法说明禁止向下突破是为了防止控股股东利用控股地位剥夺中小股东的知情权,但如果企业股东会认为有必要放宽、扩大的,那是更开放、更透明的一种股东关系,有利于企业治理,法律和司法说明对此不作限制。

查阅企业文件是否只能股东自己独立进行?(基础级★)

       不是的,根据《企业法司法说明四》的创新性规定,会计师、律师等负有保密义务的中介机构人员可以辅助进行查阅,但前提是该股东必须在场。这是一项非常合理、人性化的规定。作为股东,不具备法律、会计专业常识是常态,让他们自己查阅企业文件并得出准确的结论恐怕勉为其难,没有专业人士的协助,这项权利即便行使了,股东往往也是一头雾水,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有了律师、会计师等专业人士的加盟,则大大加强了查阅、分析信息的能力,使得这项权利能够真正落到实处。

 

       今后股东遇此查阅工作,就不要费时费力独自在成堆的资料中“苦熬”了,可以交给大家律师、会计师来做,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才能更有效率。

不制作或不保存企业材料需要担责吗?(进阶级★★)

       股东要求行使知情权,如果企业不愿意提供,往往会回应称,材料没有制作或已丢失。以往遇到此类情况,法院也很难处理,就算判决了,判决也无法得到有效实行,严重损害了司法的权威。

 

       现在如果企业还以此类方式回应,那可能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因为企业法司法说明四》就此特别规定,董事、高管如果未制作或保存企业必备文件,造成股东损失的话,那么就要赔偿损失了。所以,董事、高管们应当引起高度重视,企业材料不是儿戏,今后不仅不能遗失,而且平时要有意识地制作并保存好材料,否则就有担责的风险;如果还存在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会计报告的,那可能还会涉及到刑事责任。

 

       本文从理论和实务方面分析了股东知情权问题的十个要点,如果您是企业的股东,亦或是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高管,如果掌握了这十个要点,相信今后遇到此类问题应该就能够从容应对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