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总包赖账 ,“无名分”劳务小组该如何捍卫权利?

更新时间:2018-01-11 10:22来源:未知

     

      17年走向尾声,很多辛苦了一年甚至几年的劳务小组长(“包工头”)走上了漫漫讨薪路。建设工程领域,存在着很多这样的“包工头”,他们先从工程总包那里承接下部分工程,然后再召集农民工组建劳务小组。这些所谓的“包工头”并不具备建设工程施工资质,基于私人关系分包一部分工程提供劳务服务,属于“无名分”劳务小组。此种情况下,遇上诚实守信的总包倒问题不大,但若遭遇赖账总包,则他们追讨工程劳务款的道路无疑将会变得十分艰辛且漫长!

案情概况

        杨某系一包工头,平时主要靠承接部分工程,组建劳务小组提供劳务服务为生,经朋友先容杨某认识了苏某,苏某当时系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的员工。苏某向杨某言明其在负责企业的一个大工程,目前人手不足,需要大量农民工,多番洽谈之下,双方缔结了合作关系。杨某召集了大量农民工组建了劳务小组进驻了苏某所言工程所在地提供工程施工劳务服务。期间,苏某提出杨某并不具有建设工程施工资质,企业不方便与其签订相关合同。于是以个人名义与杨某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该合同指定了该工程班组承包责任人为杨某、施工现场代表为苏某,并且具体约定工程承包内容、承包方式、合同工期以及双方权利义务等。

        自杨某与苏某缔结合作关系后,杨某带领劳务班组按约提供了合同约定范围内的所有劳务分包工作,杨某提供劳务服务的系争工程已经全部施工完毕。然而苏某所代表的开发商却只支付了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工程劳务款,余下百分之七十五左右的工程劳务余款未付。杨某多次上门催讨,苏某所在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皆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无奈之下,杨某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向系争工程所在地提起诉讼,索要工程余款。

裁判结果

 

        本案经过一审审理,法院判决支撑了原告杨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被告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主动与杨某代理律师联系,双方经多次洽谈后,最终杨某稍作让步,法院判决后的一周内双方签订了调解协议,杨某即收到了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的工程余款。
 

律师办案心得
 

本案代理律师在接待杨某之初,杨某手上证据寥寥,在向律师求助之前已经想尽各种办法去催讨工程余款,包括去被告某建设集团有限企业数次堵门,聘用“社会青年”做出极端行为上门闹事等。然而该过程中杨某付出了很多人力、物力,却始终没能催讨到工程余款!被告企业声称苏某已经离职,其行为不能代表企业,杨某应该找苏某催讨工程余款,可苏某早已消失无踪。代理律师在杨某拿出的一堆皱巴巴的纸张里抽丝剥茧,找出有利证据,形成完整证据链,诉至法院。

该案具有一定代表性,是“无名分”劳务组催讨工程劳务工程款成功的典型案例,案件代理过程中涉及法院管辖权,原、被告主体资格的适格,分包合同的效力等问题。

 

一、该案属于建设施工合同纠纷的专属管辖范围,应由系争工程所在地法院管辖。

 

       根据20152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说明》第三十三条第一项规定的不动产纠纷是指因不动产的权利确认、分割、相邻关系等引起的物权纠纷。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政策性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按照不动产纠纷确定管辖。

        不动产已登记的,以不动产登记簿记载的所在地为不动产所在地;不动产未登记的,以不动产实际所在地为不动产所在地。

        本案中,建设工程劳务分包合同纠纷虽不是典型的建设工程纠纷,实践中有很多人都误以为追讨劳务款的分包合同纠纷不应属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但是,自2015年实施该法以来,该类纠纷已经明确被纳入不动产纠纷的专属管辖范畴内,追讨工程劳务款亦属于建设施工合同纠纷,适用专属管辖的规定。

 

 

二、本案原告系适格原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一条规定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

(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

(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

(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

        第二条规定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撑。

        苏某以被告企业的名义与原告杨某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实质上是被告企业将其承包的工程进行分包,其分包行为违反了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为无效合同,但双方已对杨某完成的工程款进行了最终结算,故杨某要求被告企业支付工程劳务款的权利应予以支撑。

 

 

三、该案苏某所代表的建设集团有限企业系适格被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发包人可以与总承包人订立建设工程合同,也可以分别与勘察人、设计人、施工人订立勘察、设计、施工承包合同。发包人不得将应当由一个承包人完成的建设工程肢解成若干部分发包给几个承包人。

        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经发包人同意,可以将自己承包的部分工作交由第三人完成。第三人就其完成的工作成果与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向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杨某所组建的劳务小组属于实际施工人,工程施工结束后杨某有权以发包人、转包人或是违法分包人为被告主张相应的权利,该权利属于实际施工人。该案审理过程中,本案被告企图通过申请追加被告来拖延案件的审理。在原告代理律师的坚持下,法院驳回了被告追加其他被告的申请。本案只经一次庭审,法院遂作出了一审判决。

另一方面,本案中苏某作为被告企业的职工,与杨某订立合同的行为应认定为苏某代表被告企业所从事的职务行为,该行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被告企业来承担。因而,本案被告适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