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注册资本认缴“定个小目标、注册一个亿”,这样真的好吗?

更新时间:2018-01-11 17:44来源:未知

     
      修订后的《企业法》于2014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本次《企业法》修改的最大变化之一,就是企业的注册资本从原来的实缴制,改为认缴制(根据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决定另有规定的除外)。于是乎很多人认为现在成立一家企业很容易,注册时不需要验资,注册资本想注册多少就多少,反正是认缴的。因此也就有了实践中很多人为了使自己的企业“看上去”很有实力,把注册资本的认缴金额任意提高。“先定一个小目标,注册个一个亿”,但是,这样真的好吗?面对认缴制背后的“陷阱”风险,想过后果吗?股东们,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案例概况
 
 
      2013年7月,李某、王某、齐某和廖某四人共同投资设立甲企业,从事商务代理、电商企业培训和代运营等业务,注册资本100万。股份持有比例分别为32%、王某42%、齐某18%、廖某8%。企业由王某任实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李某任监事。企业设立后,除王某外,其他三位股东未实际参与企业经营和管理。
 
      2014年5月,甲企业全体股东同意增资,将注册资本金变更为1000万,各股东认缴比例不变。同年8月,李某、王某和廖某共同投资设立乙企业,认缴资本为100万,李某占股37.5%、王某占股52.5%、廖某占股10%,各股东未实际出资。齐某将甲企业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乙企业。
 

      2015年9月,王某通知各股东,要求各股东继续出资,李某遂要求查看财务报表和账册等资料,查账后发现甲企业账上已无资金、两年来的企业营收,决大部分未入企业账,各股东之间遂起纠纷。至各股东纠纷发生时,甲企业的实际出资额为120万,其中李某出资75万、王某出资25万、廖某出资20万,乙企业未出资。
 

      2015年11月,各股东就企业清算、解散及王某受让李某、廖某股份事宜开会后未能达成股东会决议,但会后甲企业的公章及相关证照暂由李某和廖某管理,法定代表人章、财务章和网银、支付宝账号等继续由王某管理。
 

      2015年12月18日,王某利用其法定代表人身份以甲企业名义在报纸上刊登遗失公告,称甲企业公章、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资料全部遗失,并在一个月后重新办理了新的证照。李某和廖某获知王某的“遗失公告”后,马上于2016年1月1日在同一报刊上就甲企业经营状况及股东责任发表声明。实际控股股东王某和李某、廖某之间的矛盾日趋白日化,最终李某和廖某不得不通过法律途径来防控可能存在的巨大风险。
 
律师评析
 
 

      李某和廖某为什么不得不通过法律途径来防控风险?他们最担心的风险究竟是什么?其实,问题就出在“认缴注册资本金1000万”上。李某和廖某在增资和认缴时过于草率,或者直白地说,并没有意识到认缴制后的“陷阱”风险,股东发生纠纷时,他们将陷入重大的债务风险之中。
 
    2014年3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企业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有限责任企业的注册资本为在企业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国务院决定对有限责任企业注册资本实缴、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根据该规定,有限责任企业的注册资本由原来的实缴制变成了认缴制,企业设立时的注册资本金额和认缴期限均由各股东自己协商确定。如此,设立企业确实变得容易了,“先定一个小目标,注册一个亿”,不再是梦想。本案中甲企业为将认缴的注册资本增加到1000万元就是典型。
 

      而根据《企业法》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有限责任企业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企业承担责任。因而,一旦企业对外债务超过有限责任企业现有资产的,各股东均应按照认缴的出资额缴足注册资本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在本案中,甲企业公章及营业执照,暂时由李某和廖某保管,王某却用法定代表人身份公告公章和证照“遗失”并重新办理了全套公章和证照。在股东矛盾和企业经营状况均严重恶化的情况下,李某和廖某“认缴出资”而出现的风险因为王某的行为而急剧扩大,两人甚至“夜不能寐”,不得不采取紧急措施予以应对,继续协商无果后,只能通过法律途径来防控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
 
律师提醒
 
针对有限责任企业注册资本从实缴制变为认缴制,律师提醒以下几点风险:
 
(一)“认缴”并不等于不要缴。企业注册资本金额“一个亿”固然是好事,但是认缴金额、出资方式和出资期限,还是应当根据各股东实际情况量力而行,毕竟《企业法》在放宽市场主体准入条件的同时,也加强了对市场主体的自律监督和监管,企业的债务一旦超出企业资产,最终还是要各股东来承担的,这时“虚高”的注册资本就成了股东们的枷锁。
 
    (二)当股东之间因为注册资本出现潜在或现实风险时,一方面应马上召开股东会,通过股东会决议进行减资、股权转让、解散等方式来避免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另一面在股东会难以形成股东会决议、甚至无法召开股东会时,应尽快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对企业进行清算或解散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