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最高院新年一号文为企业家迎来法治环境的春天!

更新时间:2018-01-12 14:56来源:未知


前  言
 
      新年伊始,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2018年1号文件《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这个文件是贯彻落实2017年9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的具体措施。笔者通读全文后,深感中央决策的英明,并为最高院积极贯彻落实中央精神点赞,更为企业家即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法治春天而欢欣鼓舞。笔者结合企业家法治环境现状梳理了这个文件的核心要点,供企业家参考。
 
 
一、禁止对企业家滥用刑事手段
 
 
【现状】
 
      当前,利用刑事手段插手经济纠纷的现象时有发生。明明是经济纠纷,对本应通过民事救济途径解决的问题,个别行政、司法机关为了快速达到目的,对企业家采取刑事手段,迫使企业家在经济纠纷中让步。笔者曾有一位企业家客户,所经营的企业遇到地方政府拆迁,因拆迁补偿一直谈不拢,最后税务局上门查旧账,查到20多年前存在一笔房产涉税问题,结果不顾当时的历史情况,认为存在偷税情形,直接报送公安部门,由公安部门刑事立案,对该企业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随后企业以较低的补偿费被拆迁。这个案件暂且不论追究刑责是否合理合法,但就其动机而言,恐怕很难与拆迁受阻撇清关系。此外,还有将合同纠纷办成合同诈骗罪的,将股东临时向企业借款办成职务侵占罪的。司法机关或许都有这样那样的理由和法律依据,但追责的目的是否纯粹,对刑法条文是否有扩大适用的问题,都要打上一个问号。如此执法,企业家如何能安心创业、安心经营?
 
 
【《通知》规定】
 
      针对上述现状,为依法保护企业家人身财产权利,《通知》规定:“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坚持罪刑法定原则,对企业家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创业行为,只要不违反刑事法律的规定,不得以犯罪论处。”也就是说对于一些创新的模式和行为,不能随意扼杀。除非是非常明确的具备了犯罪的构成要件,否则不能作为刑事犯罪处理。
 

      《通知》又规定:“对于在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中产生的民事争议,如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符合犯罪构成的,不得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也就是说只要不存在诈骗等犯罪故意的,通常合同纠纷就只能规制在民事纠纷范畴内,而不应扩及刑事问题。这就为企业家开展正常的经营行为、合同行为吃了一颗定心丸。
 
 
二、保护企业家合同权益
 
 
【现状】
 
      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加快开发区建设、为了搞政绩,突击式地招商引资,一窝蜂将各类企业招入开发区,允诺给予地价优惠、税收补贴等政策。等到一些企业入驻建设后,政府因领导更替或者因招商情况良好而规划大调整,于是嫌贫爱富,希翼赶走一批小企业或本来就不符合进驻条件而硬招的企业,于是采取直接单方毁约或者故意在办理产权、许可、生产资质等环节设置障碍等手段,迫使企业搬离。这给已经发生大量投入的企业和企业家造成重大损失,而政府给予的补偿非常有限,有些还久拖不付。而企业家对于通过诉讼维护合法权益的信心也不大,个别提起诉讼的也很难得到公正的判决。“信心比黄金还重要”这句话无比正确。企业家遭受金钱损失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创业热情遭受打击,宁愿买房、买股票也不愿再搞实业。这对于社会投资、创业整体氛围的破坏作用不容小视。
 
 
【《通知》规定】
 
      针对上述现状,《通知》规定:“妥善认定政府与企业签订的合同效力,对有关政府违反承诺,特别是仅因政府换届、领导人员更替等原因违约、毁约的,依法支撑企业的合理诉求。妥善审理因政府规划调整、政策变化引发的民商事、行政纠纷案件,对于确因政府规划调整、政策变化导致当事人签订的民商事合同不能履行的,依法支撑当事人解除合同的请求。对于当事人请求返还已经支付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投资款、租金或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依法予以支撑。”相信有了这条规定,政府随意违约、毁约的现象会得到有效遏制。
 
 
三、保护企业家常识产权
 

 
【现状】
 
      虽然近些年国内常识产权保护的力度在不断加强,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侵权现象屡禁不止,法院每年受理大量相关诉讼案件。受害方维权成本高昂,且调查取证困难;相反,侵权方侵权成本低廉,即使被判赔偿,多数情况下也只是赔偿受害方的直接损失,而更大的间接损失、隐性损失却无法获赔。这种现象严重打击了企业家创新的积极性。因为创新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一旦创新成果上市,往往很快就被仿造、抄袭。侵权方因此攫取了巨额利益,却无需为高昂的研发成本买单,创新方却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维权耗时耗力,且赔偿有限。长此以往,劣币驱逐良币,整个社会缺乏创新精神、创新意识,取而代之的是走捷径、求暴富。
 
 
【《通知》规定】
 
      针对上述现状,《通知》规定:“着力破解常识产权权利人“举证难”问题。推进常识产权民事、刑事、行政案件审判三合一。建立以常识产权市场价值为指引,补偿为主、惩罚为辅的侵权损害司法认定机制,提高常识产权侵权赔偿标准。探索建立常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制度,着力解决实践中存在的侵权成本低、企业家维权成本高的问题。”看来,常识产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不再是一句空话,它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这对于那些拥有自主常识产权、具备创新精神、研发能力的企业无疑是一个巨大利好。
 
 
四、保护企业家自主经营权
 
 
【现状】
 
      在企业融资方面,尽管中央三令五申,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仍然困扰着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商业银行、典当企业、小额贷款企业等金融机构常常宣称要帮扶中小企业发展,在贷款利率上给与折扣,但私底下却以融资费、管理费等多种名义变相收取高息,造成企业包袱过重。
 

      在法院处理纠纷方面,有些企业因合同纠纷、股东纠纷、竞争纠纷发生诉讼,相对方常常利用法院对企业采取查封、冻结银行账户、产成品、在售不动产等强制措施。此类纠纷中,有些相对方是出于维护正当权益需要,有些则是恶意诉讼,目的是为了争夺利益或打击竞争对手。这些保全措施往往使企业陷入困境甚至造成资金链、业务链断裂,继而引发银行断贷、追债,供应商断货、追讨货款等一系列连锁反应,使企业直接陷入了死循环。
 

      笔者曾办理一起企业解散诉讼案件: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原来业务蒸蒸日上,前景一片大好,但却发生了严重的股东纠纷,对方股东直接起诉要求解散企业,通过法院查封了在售的数百套商品房和银行账户,随即引发了买房人集体诉讼,银行提前宣布借款到期并拒绝续贷,企业因此很快陷入困境直至濒临破产,最后企业落得个变卖资产、清算解散的结局。试想,如果法院在这起诉讼中妥善采取保全措施,一方面维护企业的正常运转,另一方面防范股东转移企业资产,这样做是不是会让企业、企业家、员工、买房人、银行有一个更好的结果呢?
 
 
【《通知》规定】
 
      针对上述现状,《通知》规定:“加强金融审判工作,促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对商业银行、典当企业、小额贷款企业等金融机构以不合理收费变相收取高息的,参照民间借贷利率标准处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这就意味着如果金融机构变相收取高息,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来处理,即:“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撑。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撑。”
 

      《通知》又规定:“严格依法采取财产保全、行为保全等强制措施,防止当事人恶意利用保全手段,侵害企业正常生产经营。对资金暂时周转困难、尚有经营发展前景的负债企业,慎用冻结、划拨流动资金等手段。加强对虚假诉讼和恶意诉讼的审查力度,对于恶意利用诉讼打击竞争企业,破坏企业家信誉的,要区分情况依法处理。”这一方面对恶意诉讼加大了打击力度,另一方面也对法院采取强制措施上了紧箍咒,防范法律措施被不法利用和滥用。
 
 
五、保障企业家胜诉权益 
 
 
【现状】
 
      实行难是法院又一个老大难问题。大家律师为企业代理诉讼,不怕调查取证的辛苦,不怕庭审中的唇枪舌剑,最怕打赢了官司实行不得。被实行人转移财产、金蝉脱壳,惩罚措施有限、低效,实行人员拖沓、不作为,这些都造成了胜诉后无法及时、有效地实现胜诉权益。这些问题不改观,受损企业无法及时获赔,轻则影响企业家对司法的信心,重则给企业造成严重困难。
 

      另一方面,有些企业家按照法律法规、游戏规则行事,但确因客观原因而经营失败,被列入失信被实行人名单,长期无法移出。该企业家想要重新创业、东山再起,将面临重重障碍。这就意味着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再没有翻身可能。这样的机制与企业有限责任制度以及投资、创业这一高风险职业本身显然是不相符的。
  
 
【《通知》规定】
 
      针对上述现状,《通知》规定:“综合运用各种强制实行措施,加快企业债权实现。强化对失信被实行人的信用惩戒力度,推动完善让失信主体“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大格局。同时,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社会氛围。对已经履行生效裁判文书义务或者申请人滥用失信被实行人名单的,要及时恢复企业家信用。对经营失败无偿债能力但无故意规避实行情形的企业家,要及时从失信被实行人名单中删除。”这一规定从正反两方面做出了规制,区分了“恶意”与“善意”,“故意”与“过失”,充分体现了“惩恶扬善”的价值取向,充满了正能量,属于典型的“善法”。
 
 

      除上述五方面的要点外,《通知》还作出了“切实纠正涉企业家产权冤错案件”、“不断完善保障企业家合法权益的司法政策”、“推动形成依法保障企业家合法权益的良好社会氛围”、“增强企业家依法维护权益、依法经营的意识”等方面的规定,内容非常全面。总体而言,《通知》规定的措施非常明确、有力,兼具引导性和可操作性,部分规定还体现出很强的创新性和突破性。《通知》对于进一步提高全国各级法院依法维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水平,增强企业家人身及财产财富安全感,使企业家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专心创业,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大家身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企业家尤应感到庆幸,因为你们的春天正在来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