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刑民交叉”案件必须“先刑后民”

更新时间:2018-04-09 11:30来源:未知



“刑民交叉”案件必须“先刑后民”?
 
       在处理经济纠纷案件过程中,是否涉及经济犯罪嫌疑,也就是常说的“刑民交叉”案件,法院是不是都要依据“先刑后民”原则,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将案件移送公安或检察机关?笔者通过对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相关案例后发现,并不尽然。
 
一、关于《若干规定》的简要解读
 
     《若干规定》针对人民法院审理经济纠纷案件涉及经济犯罪嫌疑如何处理的问题,首先在程序上区分了两种情况:一是经济纠纷案件与涉嫌经济犯罪嫌疑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的,法院应当继续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二是经审理认为不属于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移送公安或检察机关。其次是在实体上,在审理涉嫌经济犯罪嫌疑的案件中,列举了行为人涉嫌经济犯罪嫌疑并不免除单位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的诸多情形,其中就包括行为人的行为对被害人构成表见代理情形下,单位应当对被害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二、从数据统计看法院的裁判结果类型和适用《若干规定》的情形
 
在司法实践中,大家发现《若干规定》并不能很好的解决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嫌经济犯罪嫌疑如何处理的问题。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的数据来看,一审法院适用的是《若干规定》的第十一条,即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的案件占据了大多数,同样的,这对第十一条的上诉案件也是最多的,这些上诉案件中的绝大部分的结果是维持了原裁定。在两审制度下二审裁定已经是终审裁定了,但是仍有部分案件坚持启动了再审程序,再审法院经审理适用了《若干规定》的第一条或者第十条,裁定撤销了原裁定、指令法院予以审理。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若干规定》和第一条、第三条、第十条、第十一条和关键词“驳回”的检索结果(含一审、二审的驳回):
 


 
       值得指出的是,在这些撤销原裁定、指令法院审理的再审案例中,除了适用《若干规定》的第一条或者第十条外,有些还会适用到该《若干规定》的第二条至第九条的其中一些条款,适用这些条款的主要理由是在涉争经济纠纷案件中,现有的证据能够查明相关事实且行为人的经济犯罪嫌疑并不影响其他主体对民事责任的承担,因此法院应当予以审理。
三、律师分析和建议
 
        首先,对于一审法院适用《若干规定》第十一条作出的“驳回起诉”裁定,为什么上诉案件较多、申请再审案件也不少?
 

笔者认为,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在于第十一条的“经审理认为不属于经济纠纷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规定引起的。适用这条规定,重点在于应对案件经过审理。笔者认为这个审理必然是涉及对法律关系、法律主体、基本事实和焦点事实等实体上的审理,只有经过这样的审理,才能确定民事上的经济纠纷案件和刑事上的经济犯罪嫌疑是否属于同一个法律主体、是否属于同一个法律关系。如果是同一个法律主体和同一个法律关系,则可以认为经济纠纷案件中有涉嫌经济犯罪行为,应当移送公安或检察机关,遵循先刑后民原则,即适用《若干规定》第十一条;如果不属于同一个法律主体或者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则应当把经济纠纷案件和涉嫌犯罪嫌疑案件分开予以审理,即适用《若干规定》第一条或者第十条,并进而适用《若干规定》第二至第九条有关规定,判决确认民事主体的责任承担问题。

其次,笔者建议,对于“刑民交叉”案件,除了从法律主体、法律关系角度予以审理外,还应充分考虑经济纠纷案件的审理结果是否必须依赖于涉嫌经济犯罪的判决结果等因素来确定是否要再该个案中遵循“先刑后民”原则,如果根据现有证据,适用《若干规定》的第二至第九条,能够查明经济纠纷案件事实和确定民事责任的承担主体的,则法院完全可以审理经济纠纷案件。

 
四、真实案例
 
         附上两则案例,或许能够窥见法院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问题时的一些裁判思路和标准。

案例一

案情概况:

乌鲁木齐某银行北门支行与金牛投资企业于2006年6月订立借款合同,借款金额5000万元,借款期限2年。该借款由塔里木企业、冯某1和冯某2提供连带担保责任,担保期限为主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2年。借款合同到期后,债务人未履行清偿义务,乌鲁木齐某银行北门支行遂以债务人为被告起诉到法院要求金牛企业偿还本息并胜诉。在债务人实行不能后又以担保人为被告再次起诉到法院,要求塔里木企业和两冯某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塔里木企业以担保不是真实意思表示以及两冯某涉嫌在贷款中伪造印章和欺诈案且已被公安局立案侦查尚未终结为由进行抗辩,认为本案应依据“先刑后民”原则,请求法院驳回起诉并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
 

裁判结果:

一审乌鲁木齐中院于2014年5月7日作出裁定,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建设第一师公安局曾于2013年3月5日给我院出具函件告之:‘金牛投资企业法定代表人冯某涉嫌伪造塔里木企业的印章及该企业原法定代表人李某的签名,涉嫌经济犯罪已被立案侦查,且仍在侦查过程中尚未终结’”这一事实,故而适用《若干规定》第十一条,认为该案不应由法院管辖,裁定驳回乌鲁木齐某银行北门支行的起诉。

二审新疆高院于2015年3月9日作出裁定,以同样的理由驳回了乌鲁木齐某银行北门支行的上诉,维持了原裁定。

再审最高人民法院就本案“先刑后民”的处理问题,于2017年2月13日作出裁定,撤销了乌鲁木齐中院和新疆高院的裁定,指令乌鲁木齐中院审理该案。最高院的撤销理由为:公安机关侦查的冯某涉嫌伪造、欺诈的案件,该案件无论侦查结果、审判结果如何,均只能认定犯罪嫌疑人是否从事了涉嫌伪造、欺诈的行为,但不能据此否认塔里木企业提供担保之意思表示的真实性和有效性,不影响该企业民事责任的承担。故而认为法院应当审理本案并作出判决。 

案例二

 

案情概况:

 

A企业于2017年4月20日与B企业签订《厂房租赁合同》,合同均加盖了企业公章,并由A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赵某和B企业的总经理钱某作为经办人在合同上签字。

《厂房租赁合同》约定由A企业承租B企业的在建钢结构厂房约6000平方米,当年7月份交付使用,租期3年。年租金为税后125万,押金20万(签约时已经支付),厂房交付后一周内支付第一年租金。合同签订后不久,B企业以资金周转困难、为保证如期交付厂房为由,希翼A企业能预先支付第一年租金。A企业经现场核实施工情况后,于5月初陆续支付115万元租金到总经理钱某银行账户,由B企业出具押金、租金收据并加盖公章和财务章,钱某签字确认。

2017年5月中旬,有消息称钱某等人涉嫌非法吸取公众存款且携款潜逃,被浙江某县公安局立案侦查。随后,A企业与B企业多次协商《厂房租赁合同》的继续履行问题,B企业均明确表示无力如期交付厂房亦不愿意退回租金。A企业遂于2017年7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B企业解除《厂房租赁合同》及租赁关系,返还租金和押金135万元。B企业以钱某的行为涉嫌合同诈骗、且涉嫌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罪已被经侦立案为由进行抗辩,认为该案应依据“先刑后民”原则,请求法院驳回A企业的起诉,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以钱某作为《厂房租赁合同》的经办人在收取租金后逃匿,且钱某涉嫌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为由,故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之规定,认为该案不应由法院管辖,裁定驳回A企业的起诉,并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

二审法院以同样的理由驳回了A企业的上诉,维持了原审裁定。

 

五、法条速递: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一条 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经济组织因不同的法律事实,分别涉及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嫌疑的,经济纠纷案件和经济犯罪嫌疑案件应当分开审理。

第三条 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该单位的名义对外签订经济合同,将取得的财物部分或全部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外,该单位对行为人因签订、履行该经济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第十条 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  

 

第十一条 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案例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