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新三板案例|八马茶叶(铁观音第一股)-对赌处置

更新时间:2018-04-28 13:45来源:未知




【导言】
 
        作为新三板铁观音茶叶第一股的八马茶叶在增资协议中存在与投资人的对赌约定,在挂牌新三板之前,需要对这些对赌条款作出安排,如何进行合理有效的处置,本案例提供了范例式的做法。
 
【企业概述】
 
        八马茶业股份有限企业,股票简称:八马茶叶,股票代码:834754,股票转让方式:协议,有限企业设立于1997年7月28日,股份企业设立于2014年9月10日,2015年12月8日挂牌,注册资本人民币7500万元。主营业务:茶叶的种植、研发、加工和销售。


【问题产生】

股转企业反馈提出:

请企业补充披露是否存在与机构投资者签署含有特殊条款或利益安排的增资协议。若存在,1)请企业补充披露与机构投资者之间“对赌”等特殊条款或利益安排,分析企业及该等条款对企业控制权、权益、企业治理的影响,股东之间是否存在纠纷及其对企业治理及正常运营的影响。2)请补充核查上述协议是否存在无效的情况;该等协议及其履行是否损害了企业、企业股东及企业债权人利益;该等增资、对赌协议及其履行是否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企业是否符合“股权明晰,股票发行和转让行为合法合规”的挂牌条件。

【笔者注:大家看到,股转企业对于对赌条款问题的提出非常专业和详细,要求企业及中介机构必须对所提出的多方面问题和关注点一一作出细致地分析和解答。】 
 



【问题答复】

中介机构回复:

1. 2012年10月,和谐成长与八马有限及其原股东共同签署《认购增资协议》,同时,和谐成长与原股东签署《股东协议》。经核查,该《认购增资协议》及《股东协议》中存在关于回购权、业绩补偿、优先购买权、跟随出售权、优先认购权、反稀释权、清算优先权等约定(略)

【笔者注:机构投资者和谐成长在增资过程中与企业及原股东签订协议时对多项权利进行了对赌约定。】

 

2. 2012年11月13日,王文彬等6名股东就股权转让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该等补充协议中存在回购权、反稀释权等的特殊条款或利益安排。

 

3.上述《认购增资协议》、《股东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特殊条款或利益安排的终止。

 

2015年7月,《认购增资协议》、《股东协议》相关签约方签署《交易文件之补充协议》,《股权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各签约方签署《补充协议(二)》,约定自八马茶业提交申报文件之日起,特别权利即自行终止;若八马茶业未在2016年6月30日前提交申报文件,或虽然提交申请但最终未获得批准,双方将继续按照原交易文件履行相关权利和义务。

【笔者注:核心意思就是两点:(1)对赌条款在企业向新三板申报时终止;(2)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企业未能向新三板申报或最终未能挂牌,则对赌条款自动恢复效力。】

 

 

上述补充协议明确规定了义务人为企业原自然人股东,不涉及相关签署方之外其他股东以及企业、企业债权人的利益,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为相关签署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协议各方之间不存在纠纷和潜在纠纷。企业符合“股权明晰,股票发行和转让行为合法合规”的挂牌条件。 
 


【分析总结】
 

本案例中对于对赌条款的处置是比较典型的做法之一,即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对赌条款的效力在企业向新三板申报挂牌材料时终止,即失效,这样就不会将对赌约定带到挂牌之后,不会对企业和其他股东的利益以及企业控制权、治理等问题产生不利影响,有效解决了股权明晰和投资人保护的问题。当然,对于增资方(对赌权利的享有者)来说,存在一个风险,就是企业有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迟迟不申请挂牌或者申请被拒而无法实现挂牌,那么对赌权利就会白白丧失。为此,又增加约定,在规定时间内企业未能向新三板申报或最终未能挂牌时,对赌条款自动恢复效力,以使权利形成闭环。

 

大家注意到,这样的处置方法实质上增资方是作出了一定让步。因为,原对赌条款中约定企业必须在一定期限内是要IPO的,而签订补充协议后,企业在新三板挂牌成功,投资方将丧失所有对赌权利,这就相当于将对赌的触发机制从IPO降格为新三板;至于另一触发机制——业绩,则直接被取消了。虽然增资方是作出了让步,但相信商事主体间的利益博弈一定有他自身的逻辑和选择。

 

笔者此前写过另一个对赌案例——易事达(430628),与本案例相比两者有一些区别,主要在于:本案例中补充协议是将增资方所有的对赌权利终止,处理的非常干净,形式上而言对原始股东及企业最有利;易事达案例中,补充协议将企业的对赌义务全部免除了,对原始股东的部分义务免除,部分义务(尤其是业绩触发机制项下的义务)仍然作了保留,迫使原始股东承受业绩压力,这样处理其实对企业的未来经营和后续投资人利益一定程度上是有积极意义的。

 

两个案例看似区别不大,但易事达案例就对赌约定作部分保留,不论保留内容多少,从性质上讲是不同的,这就说明股东间对赌是被审核部门接受的。两个案例基本印证了主流观点认为的审核口径,即与企业对赌不允许,与股东对赌自便,前提是股东具备对赌能力,以及企业的控制权、稳定性等方面必须不受影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