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股权转让协议,想要解除并不容易

更新时间:2018-05-07 13:32来源:未知


 

        在诸多的股权纠纷商事案件中,常见的股权转让纠纷之一是转让方已经将股权通过工商变更登记过户到受让方名下后,受让方未及时足额支付股权转让款引发的。本文拟从最高院的裁判案例中探讨,在股权转让协议没有就合同解除的条件进行明确约定的情况下,受让方未及时支付股权转让款,转让方是否能够当然适用《合同法》第94条或者第167条等法律规定的法定解除权来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呢?
 



 


案例一

 

《上海绿洲花园置业有限企业、霍尔果斯锐鸿股权投资有限企业股权转让纠纷》案,一审法院为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案情概况

       绿洲花园置业企业与锐鸿投资企业、股权转让标的企业海港城企业于2015年2月9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锐鸿投资企业以承债式收购方式收购绿洲花园置业企业在标的企业的80%的股权,总价3.75亿元。截至2015年11月19日,股权经工商变更登记至锐鸿投资企业名下,锐鸿投资企业按约定支付了60%股权转让款。后因履约过程中发生纠纷,绿洲花园置业企业以“锐鸿投资企业拒不支付80%的股权转让款已超过两年,逃废债行为十分明显,《股权转让协议》的合同目的已无法实现”为由,请求法院依据合同法第94条第四项的规定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该案并不符合《合同法》第94条第四项的法定解除情形,判决驳回了转让方绿洲花园置业企业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的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审判决。
 
裁判理由
 

股权是一项综合性的财产权利,不仅包括股权的收益权还包括经营决策权等多种权利,因此解除股权转让协议,不仅需要根据法律的明确规定来处理,还需要考虑的股权转让合同的特殊性,比如股权的变更登记、大部分款项的支付、目标企业的控制经营情况、违约方的过错程度以及股权转让合同目的能否实现等诸多因素予以综合判断。

 

    本案法院认为,在锐鸿投资企业已经支付了60%的股权转让款下,尽管锐鸿投资企业存在未支付剩余40%的股权转让款的违约行为,但通过支付剩余转让款及承担逾期付款的违约责任,并不阻碍合同目的的实现,且标的企业的股权已经发生较大变化,由此绿洲企业不能依据合同法第94条第四项的规定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案例二

 


 

《汤长龙诉周士海股权转让案》。一审法院为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为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受理法院为最高人民法院。该案例被最高人民法院编为引导案例。

 

案情概况
 

       汤长龙与周士海于2013年4月3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及股权转让资金分期付款协议。约定710万股权转让款,按照2013年4月3日、2013年8月2日、2013年12月2日和2014年4月2日的期限分四次支付。因汤长龙逾期支付第二期股权转让款,周士海向汤长龙发送股权解除通知书;汤士龙随后支付第二期股权转让款,随后按照约定期限支付了第三、第四期股权转让款。2013年11月7日,股权变更至汤长龙名下。周士海以其已经解除股权转让合同为由,如数退回汤长龙支付的4笔股权转让款。汤长龙遂起诉到法院要求确认周士海解除合同的通知无效。
 

裁判结果
 

最高院将该案收录为引导案例的理由为:有限责任企业股权转让纠纷中,受让方未按照分期付款约定支付股权转让款的,转让方不能适用《合同法》167条关于分期付款买卖中买受人未支付到期价款金额达到全部价款五分之一时即有权解除合同的规定。受让人逾期付款后,转让人是否能够解除合同,要从合同目的能否实现、违约责任承担和维护交易安全等诸多因素予以综合考量。

 

 本案中,法院认为股去变更登记完成后,股权的价值仍然存在于标的企业之间,且汤长龙愿意支付股权转让款,周士海不存在价款收回的风险,其合同目的完全能够实现。另外从诚实信用和维护交易安全、交易成本等角度,转让方应当优先选择要求汤长龙支付全部价款而不是解除合同,因此转让方适用《合同法》167条规定要求解除合同是不合适的。
 

律师浅析
 

股权转让协议的解除,要么符合双方约定的解除条件,要么符合法定的解除条件。综合上述最高院的案例来看,在股权转让协议未明确约定解除条件时,即使出现受让方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情形,转让方也并不当然享有法定的解除权。法院在司法实践中的裁判要旨是,要结合股权转让的合同目的是否能够实现、违约过错责任的程度、标的企业的股权现状和经营情况、交易安全和社会成本、诚实信用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适用《合同法》第60条、94条等法律规定予以解除,对于股权转让方而言,是不能适用《合同法》第167条关于买卖合同分期付款的规定来解除股权转让合同的。
 

律师谏言
 

每天都有大量的中小微企业老板在进行股权转让交易,而引发股权转让纠纷乃至诉诸法院,转让方仍不能实现诉讼目的的责任还是在于老板自身,究其原因主要还是股权转让合同的交易风险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尤其是对股权转让合同的签订极不重视。老板们或基于面子、或基于多年的交情、或基于商机、或基于本身风险意识淡薄、或基于对律师的偏见等诸多因素的考虑,很少会去聘请专业律师审慎拟定一份完整且实用的股权转让协议。很多股权转让合同,要么几个老板关起门来谈好价格后随便一张纸搞定,要么让哪个财务百度上找个模板填充一下,还有仅凭口头的所谓“君子”约定而无书面协议进行股权交易的情形。这三种情形,不管标的额大小,少至十几几十几百万,多至几千乃至过亿的股权转让标的额,大家都遇到过前述签订合同或无合同的情况。

为防止出现本文案例中的股权转让纠纷中转让方的风险,笔者提几点建议:

第一、股权转让协议的解除,有约定从约定,无约定按法定,因此应在股权转让合同中约定明确的解除条款;

 

 第二、应当约定明确的违约责任,没有约定违约责任或者约定的违约责任过轻的合同,难以起到合同的约束作用。

 

 第三、重视律师介入股权转让交易的作用和价值。律师介入交易的目的既是防范风险,又是促进交易。很多时候,律师提供的专业建议在股权转让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