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用人单位能否多次主张违约金?

更新时间:2018-05-11 15:47来源:未知

案情概况

仲某于2011年8月22日入职上海某电子企业,从事销售员的工作。电子企业与仲某之间签署了一份截止日期为2014年8月21日的劳动合同,并在入职当天就与仲某之间签署了《竞业限制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规定,仲某离职后两年内不得到生产、经营同类产品或提供同类服务的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内担任任何职务,包括但不限于法人、股东、合伙人、董事、监事、经理、职员、代理人、顾问等,也不得以其他任何形式从事与都为企业存在竞争关系的任何活动。若仲某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约定的,应承担50万元的违约金。

 

2013年5月23日,仲某因个人原因向电子企业提出辞职。仲某离职后,电子企业发现仲某离职前在山东就设立了甲企业,担任甲企业的法定代表人,离职后甲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仍为仲某,甲企业的与电子企业之间是竞争关系。2013年11月6日,电子企业提起劳动仲裁要求仲裁继续履行竞业限制协议,并支付50万元的违约金。仲裁进行缺席裁决,裁决仲某继续履行竞业限制协议至竞业限制协议期满为止,并向电子企业支付10万元违约金。仲某与电子企业均未提起一审,仲裁裁决生效,电子企业后申请强制实行。

 

2014年3月29日,仲某在南京又设立了乙企业,并担任乙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乙企业与电子企业之间同样也存在竞争关系。2014年7月10日,电子企业再次提起劳动仲裁,要求仲某继续履行竞业限制协议,并支付50万元违反竞业限制的违约金。经仲裁委裁决,仲某应继续履行竞业限制协议,并向电子企业支付10万元的违约金。电子企业与仲某对仲裁裁决均不服提起一审,经一审法院审理,判决仲某继续履行竞业限制协议,并需向电子企业支付20万元的违约金。仲某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二审,二审判决驳回仲某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律师评析

一、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用人单位可主张违约金的同时要求劳动者继续履行竞争限制义务。

 

竞业限制义务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约定的义务,并非法定义务。因此,是否承担竞业限制义务以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事先约定为前提。为了保障用人单位的常识产权和商业秘密,建议用人单位在与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在入职时应签署《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合同法》第25条规定,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应当向用人单位支付违反竞业限制的违约金。在本案中,仲某在职期间就设立了与电子企业相竞争的甲企业,自行离职后仍然担任甲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显然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应向电子企业支付违约金。

 

对离职员工在竞业限制期限内多次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的,用人单位是否可多次向离职员工主张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的情形,现行相关劳动法律法规及司法说明并未明确作出规定,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四)》第10条规定,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后,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按照约定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撑。即,支付了违约金也不免除离职员工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法律责任。

 

本案中,仲某第一次违反竞业限制协议后,仲裁委员会裁决要求仲某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电子企业与仲某之间所签署的《竞业限制协议》仍然有效,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仲某完全漠视《竞业限制协议》的约定,严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再次违反竞业限制义务,设立与电子企业具有竞争关系的乙企业,理应承担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的法律责任。

 

二、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约定的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畸高的,裁审部门可根据劳动者的过错程度等综合因素酌情调整。

 

关于约定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的标准,法律上并没有设定上下限,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进行平等协商约定。在实务操作中,如有些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约定的违约金明显过低,在此种情况下,如用人单位无法证明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义务造成的实际损失高于违约金的话,则一般均会按照双方约定的违约金进行判决。如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约定的违约金明显畸高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说明(二)》第29条规定:“当事人主张约定的违约金过高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以实际损失为基础,兼顾合同的履行情况、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预期利益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

 

 

裁审部门在考量违反竞业限制违约金具体金额时会综合考虑劳动者在职期间的工资收入、违反竞业限制的主观恶意和过错程度、用人单位已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的数额及因违反竞业限制所造成的实际经济损失等综合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予以衡量,对违约金进行酌情调整。本案当中,仲某第二次所承担的违约金是第一次违约金的两倍,就是考虑到仲某主观恶性的因素,同时,电子企业与仲某之间约定的违约金为50万元,所判决的违约金也在仲某的合理预期之内,是符合合理原则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