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外商投资企业中的隐名股东如何保护自己?

更新时间:2018-06-04 15:53来源:未知

   为规避政策、法规规章及其他影响股东持有目标企业股份的因素,“隐名股东”,“代持股”的做法在企业设立、运营的过程中已经屡见不鲜。这种通过签订协议以委托他人持股的方式,之所以能被普遍运用,一方面是由于其能够规避政策、法规规章等限制性因素的灵活性,另一方面恰恰是由于其可以在发生纠纷时候通过法律的手段保护隐名股东的利益。而在国家限制和监管更加严格的外商投资企业中,在出现纠纷或需要确认权利时,法律是如何保证隐名股东的利益,如何确认其显明的请求?本文通过实际案例和相关法条,对于常见的外商隐名股东纠纷问题进行简要分析。



 
 

    1. 股东主体的合法

作为投资主体,外商隐名股东想要显名,最基本的是必须自己的身份合法,符合中国法律对于外商投资企业限制和要求。

 

根据《公务员法》第53条第(十四)项规定,公务员禁止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所以公务员不能作为隐名股东参与企业经营,其与显名股东达成的协议无效对于律师事务所,《律师法》第27条“律师事务所不得从事法律服务以外的经营活动”,开门见山地限制了律所对外投资。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的规定,合资合作的中方合营者应当为中国的企业、企业或者其他组织。因此一般情况下中国自然人也同样不能成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或中外合作经营企业的投资人。《关于加强外商投资企业审批、登记、外汇及税收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亦有相关规定。


     2. 代持股协议应明确

 

作为法律上确认隐名股东和名义股东是否存在代持关系最接的证件,代持股协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实践中忽略它的后果十分严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2014)海民初字第08157号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与世华建协建筑设计咨询(北京)有限企业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时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十四条规定:“当事人之间约定一方实际投资、另一方作为外商投资企业名义股东,实际投资者请求确认其在外商投资企业中的股东身份或者请求变更外商投资企业股东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同时具备以下条件的除外:(一)实际投资者已经实际投资;……上述规定确定了具有涉外因素时如何解决股权代持关系的规则。从本案在案证据来看,世华建协提交了一系列会议记录,以证明其与吴国力等的股权代持关系,但并未提交能够证明双方代持关系的协议等文件,也未提交具体入资款项的流向证据;且世华建协提交的上述证据并非原件,又均属于会议记录性质,文件中也无各方签字确认的内容;此时世华建协主张其是世华企业实际唯一出资人,证据明显不足。因世华建协系涉外民事主体,因而假设即使存在代持关系,目前世华建协主张的诉请,也不具备相应的事实要件。故本院对世华建协的诉请不予支撑。

 

可见要证明隐名股东实际已经投资,能够证明双方代持关系的协议特别重要,如果提供不出,很可能承担因证据不足从而导致法院不支撑认定隐名股东的股东身份的后果。

 

另一方面,代持股协议本身也必须做到合法,不能出现合同法第52条则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3. 名义股东以外的其他股东认可隐名股东的股东身份

 

根据企业法规定及实践中法院的裁判,内资企业的隐名股东要求确认其股东身份的,在出资证据确实,代持协议明确的情况下,经企业其他股东过半数表示同意股权转让,可以认定该股权转让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名义出资人应依约为实际出资人办理相应的股权变更登记手续。而外商投资企业的要求就更加苛刻,要求名义股东以外的其他股东均认可实际投资者的股东身份,这无疑会在实际操作中给实际投资人的确认其股东身份带来很大的障碍。

 

4. 取得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机关的同意

 

隐名股东要想浮出水面,成为外商投资企业对外公示的合法股东,除了做好上述几点以外,还必须经过行政审批机关的同意。因为即使诉诸法院,能够以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出资,代持股协议明确,且其他股东都认可其身份,各项条件均符合实际投资人的要求,法院也不能直接判决确认其股东身份。在诉讼过程中,隐名股东必须获得外商投资企业企业审批机关的同意才能获得其股东身份,而诉讼期间未获得外商投资企业企业审批机关同意的,法院只能确认其实际出资人身份。

 

广东高院(2014)粤高法民四终字第48号“潘某与张某等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中隐名股东潘某起诉名义股东张某、实业企业,要求确认其股东资格,并办理股权变更登记。

 

潘某提供了转账凭证、实业企业确认收到潘某出资款收据及其他股东证明,以证明其先后出资700万元。法院虽认定其出资事实但潘某系香港居民,其出资成为实业企业股东,依《外商投资企业法》相关规定应到审批机关办理审批手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14条规定:“当事人之间约定一方实际投资,另一方作为外商投资企业名义股东,实际投资者请求确认其在外商投资企业中的股东身份或者请求变更外商投资企业股东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同时具备以下条件的除外:(一)实际投资者已经实际投资;(二)名义股东以外的其他股东认可实际投资者的身份;(三)人民法院或当事人在诉讼期间就将实际投资者变更为股东征得了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机关的同意。”因实业企业诉讼期间一直未获审批机关同意,故判决确认潘某系以700万元出资,占有实业企业70%出资的实际出资人。

 

可见,能否取得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机关的同意,是隐名股东能否合法“转正”的关键所在。法院只能为隐名股东出资的事实做裁判,而股东身份的获得,必须经过审批机关的批准。
 

5. 间接持股的实际控制人并非隐名股东

 

所谓间接持股,是指未直接持有企业股份而是通过其直接控股或间接控股的子企业或孙企业持有或合计持有该企业50%以上股份的方式,获得对该企业的财务和经营方针控制权的股东。以间接持股的方式投资并控制企业权益的,系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而非隐名投资者,且这种间接持股不属于委托他人代持股情形。

 

最高院(2014)民四终字第11号“徐建华、吴如芳与武汉君悦房地产开发有限企业、汪建强等股权转让纠纷案”中,徐建华、吴如芳原系置乐集团的股东。置乐集团在我国内地设立了全资子企业置乐企业,并在讼争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前已经从海工处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因此,徐建华、吴如芳是以间接持股的方式投资并控制置乐企业权益,系置乐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而非置乐企业的隐名投资者。这种间接持股的方式,不是委托投资,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十四条规定的"当事人之间约定一方实际投资、另一方作为外商投资企业名义股东"的委托他人代持股情形,更不存在隐名投资者显名成为股东的问题。徐建华、吴如芳请求确认其系置乐企业实际投资人,从而显名成为置乐企业股东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可见,实际投资人和实际控制人并非一个概念。通过子企业、孙企业控制目标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要求显名成为真正股东的诉请,在司法实践中是不能被支撑的。

 

笔者的建议

 

外商投资企业的隐名股东要想切实保护自身的利益,建议做好以下几个方面:

 

一、实际投资人与名义股东应签署明确的代持股协议;

 

二、企业经营过程中,应让名义股东以外的其他股东知晓并认可自己;

 

三、及时取得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机关的同意。

 

即在尚未成为显名股东的状态下,应积极其与名义股东之间的约定并切实完成投资义务,完整保留已经完成实际投资的相关证据;此外,还应就其股东身份争取取得其他股东的书面认可。隐名股东只有这样事先采取保护性措施,才能在将来一旦发生确权之诉时,维护好自己的合法权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