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关于辩护律师角色定位的思考---以一起寻衅滋事案件为例

更新时间:2018-08-16 10:25来源:未知

案例概况

 

被告人李某系浙江一家企业A企业的经济顾问,张某系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张某与谢某因B企业股权纠纷产生矛盾。某日,谢某约张某至B企业办公室商谈股权纠纷事宜,李某陪同前往(因B企业股权转让手续已完成,李某被委派至B企业上班)。至B企业门口后,李某以该股权纠纷与其无关为由,并未跟随张某至谈判办公室。几分钟后,张某在办公室与谢某发生激烈冲突,张某被谢某及其同伴用电棍、菜刀等殴打受伤,血流满面冲下楼,被其员工送至医院治疗。

 

李某遂通知A企业财务及张某亲戚,告知张某受伤情况,让他们到医院看望并交付医疗费用。A企业厂长、被告人王某得知张某被谢某殴打受伤后,遂纠集厂里员工被告人周某等十余人带上钢管等工具,驾车赶到B企业,欲找谢某报复寻仇。在B企业寻找一圈未果后,找到李某并大声质问其为何不保护好张某,并问李某接下来该怎么办。李某被王某问得极其恼火,没好气地说了句:“怎么办?有本事你去把谢某的饭店砸了!”王某一听,遂指挥周某等人至B企业场地饭店内一顿乱砸,李某试图阻止却未果。经鉴定,王某等人的行为造成饭店损失共计人民币一万余元。经人报警后,民警将王某、周某带走。此后,公安机关以李某、王某、周某等六人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将他们刑事拘留。

 

 

 

 

检方指控、辩方观点及法院裁判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如构成犯罪,其是否应当认定为主犯?

 

检方指控:李某、王某、周某等人为泄愤报复,持械随意打砸他人财物,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李某等人的行为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罪,李某、王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李某作为本案的第一被告,王某作为本案的第二被告;周某等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

 

 辩方观点:一、李某仅仅在特定的环境下说了一句气话,冲突发生前有试图阻止其他人的行为,其主观上并无寻衅滋事的故意。二、即便认定李某的行为构成犯罪,在本次共同犯罪中也不应认定其为主犯,应依法认定为从犯。理由是:1、李某既没有纠集、组织他人的行为,也没有参与打砸饭店的行为,其仅仅在特定的情况下起了一定教唆作用;2、李某是在王某等人已经产生报复的犯罪意图情况下,实施的教唆行为,属于“推波助澜”,而非“无中生有”,对于犯罪行为的发生,起的作用较小;3、李某与王某之间并无上下级关系,事先也未预谋,李某的教唆行为并非王某等人实施打砸行为的必要条件,仅仅是诱因之一;4、根据我国《刑法》第29条第1款的规定:“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处罚。”因此,实施教唆行为的人在共同犯罪中可能是主犯,也可能是从犯。

 

法院判决: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李某、王某、周某等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根据案件情况,不适合区分主从犯,并判决王某有期徒刑10个月,李某有期徒刑9个月,其余人被判处有期徒刑6至7个月不等,并适用缓刑。

 

关于辩护律师角色定位的思考

 

上述案件判决结果宣布后,被告人李某及其家属是较为满意的。但是,笔者作为上述案件被告人李某的辩护律师,对法院这种“和稀泥”式的判决并不满意。司法实践中,审判机关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基本事实及共同犯罪中各名被告人的地位和作用,甚至是行为性质的认定,一般较少改变,否则就属于“诉判不一”,意味着公诉机关指控错误。本案中,审判机关虽然改变了公诉机关对于被告人李某系本案主犯的认定,同时也未采纳笔者关于被告人李某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的辩护意见,相当于对公诉机关和辩护律师“各打五十大板”,表面公正,实则对公诉机关有所倾斜。

 

通过本案,笔者不由思考起这样一个问题: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刑事辩护律师如何找准自己的角色定位?实践中,大致有以下几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辩护律师作为法律服务工编辑,应当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可能敬重客观事实,以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为已任;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辩护律师接受委托,收取了委托人的律师费,“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应当将当事人的意见放在第一位,当事人让怎么辩就怎么辩,不管结果,只需当事人满意即可;第三种观点则认为,辩护律师应在充分敬重当事人意见的基础上,依法行使独立辩护的权利,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理由如下:

 

一、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是律师的首要之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2条第2款规定:“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可见,律师的社会角色定位决定了其应当将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放在首位,兼顾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尤其在刑事诉讼过程中,由于被告人在与公、检、法等国家机关的抗衡过程中,明显处于弱势地位,这就需要律师将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放在第一位,而作为国家机关的公、检、法部门则应将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作为其首要任务。

 

司法实践中,公、检、法部门面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惯性思维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有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解往往会被认为是在为自己开脱。与此相反,辩护律师对刑事案件的惯性思维应该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无罪或是罪轻的”,根据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从定罪和量刑两个方面着手,把各种“不可能”辩成“可能性”,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二、在充分敬重当事人意见的基础上,依法独立行使辩护权是辩护律师的应有之义

 

从委托关系应有之义的角度出发,辩护人作为法律服务工编辑接受了委托人的委托,即应当充分敬重当事人的意见。当事人认为自己是无罪的,辩护人不可以作有罪辩护,否则,辩护律师的角色就相当于“第二公诉人”,也与辩护律师的角色定位相悖。当然,辩护律师在为当事人作无罪辩护时,不能为了迎合当事人而违反法律的规定,应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依法辩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2条第1款规定:“辩护人或者其他任何人,不得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不得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以及进行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

 

案件可能无罪,而当事人自己坚持认罪的,辩护人从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应对当事人进行说明和引导,告知其法律后果。在引导无果的情况下,既可以按照当事人的意愿作罪轻辩护,也可以依法行使独立辩护权,作无罪辩护。

 

结  语

       作为一名从事刑事辩护十余年的律师,笔者常常发现,包括自己在内的刚刚从事刑事辩护业务不久的律师、或者较少从事刑事辩护业务的律师,因为对于自己的角色定位失准,在执业初期或执业过程中,往往纠结于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之间不知所措,有时会在不自觉之间用控方思维来控制或影响作为辩护律师的思维。于是,便有了本文的粗浅思考,希翼能引起同行的共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