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缔约过失损失赔偿,间接损失亦可主张

更新时间:2018-08-16 10:27来源:未知

   

前言

  

 

司法实践中所讲的经济损失,一般是指有证据证明实际产生的直接经济损失。通常情况下,在缔约过失赔偿的过程中,缔约过失方一般也只是承担造成缔约无过失方直接的经济损失赔偿责任。但是,由于缔约过失方的缔约过失行为,有可能导致缔约无过失方因丧失交易机会可能带来的间接经济损失,仅仅向其赔偿直接损失并不合理。

 

2018年7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一则案例,法院对主张缔约过失导致的间接经济损失赔偿予以支撑,该案具有典型的引导意义。

 

   

基本案情

  

 

   2011年1129日,鞍山财政局将包括案涉鞍山银行2.25亿股国有股权在内的标的资产委托沈阳联合产权交易所登记挂牌交易。2012328日,深圳标榜企业等四家企业摘牌中标,2012417日,鞍山财政局与标榜企业签订《股份转让合同书》,约定的内容中包括了将案涉鞍山财政局持有的鞍山银行2.25亿国有股权以每股2元的价格转让给标榜企业,同时约定了由鞍山财政局履行报批义务以使该股份转让合同通过有批准权政府和金融行业监管部门的批准而生效,合同还约定了标榜企业受让该国有股权后5年内不得转让。

 

   股份转让合同签订后,标榜企业分两次支付了履约保证金4848万元和交易费100万元,鞍山财政局未履行报批义务。故该《股份转让合同》成立但未生效,标榜企业未实际支付案涉股权对价,亦未获得实际取得案涉股权。

 

   2013年66日,鞍山财政局以案涉国有资产明显增值、摘牌企业存在关联交易不会通过审批等理由,发函通知沈交所终止其与标榜企业之间案涉国有股权转让交易,沈交所遂于2013614日向标榜企业发出终止鞍山银行国有股权转让通知,20131011日标榜企业以复函要求鞍山财政局退回保证金。鞍山财政局陆续退还了标榜企业保证金。

 

   2014年116日,鞍山财政局将案涉鞍山银行包括2.25亿股在内的国有股权,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交易以每股2.5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华阳投资企业。

 

   2015年91日,标榜企业向辽宁省高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包括要求鞍山财政局赔偿标榜企业交易可得利益损失1.125亿元和保证金、交易费的利息损失。

 

   

裁判结果

  

 

辽宁高院和最高院均认定鞍山财政局存在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缔约过失行为,遂判决鞍山财政局应当赔偿标榜企业保证金和交易费的直接利息损失,但是对标榜企业的交易可得利益损失,辽宁高院和最高院持不同看法:辽宁高院认为,标榜企业主张交易机会的可得利益,为并不必然获得的间接损失,不应支撑;而最高院却认为对于交易机会的可得利益,虽然属于标榜企业的间接损失,亦应当由鞍山财政局予以适当赔偿,并于2017年526日作出判决,判决鞍山财政局赔偿标榜企业间接损失1125万元。

 

   

律师观点

  

 

《合同法》第42条第(3)款规定了缔约过失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有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造成对方损失的,应当赔偿其损失。虽然《合同法》第113条中进一步规定了损失赔偿的范围可以扩大至履行合同的可得利益损失,为间接损失的赔偿留下了一个口子,但是类似合同纠纷案例在司法实践中,却往往因为以下两个主要因素导致损失赔偿主要限定于直接的经济损失:一是最高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说明(二)第8条的规定,缔约过失人赔偿对方的损失应当是“守约方因缔约产生的直接费用和造成的实际损失”;二是对可得利益损失尤其是失去交易机会导致的间接经济损失举证极其困难,因对间接经济损失的举证不能而难以获得法院的支撑。

 

诚实信用原则是《合同法》的“帝王条款”,其立法本意就是要敬重“契约”精神和倡导诚实信用之原则。如果将缔约过失方的损失赔偿责任仅限定于守约方的直接经济损失,或者因守约方对间接经济损失的举证不能导致缔约过失方承担极轻的赔偿责任,这不仅对守约方极其不公平,还会起到纵容缔约过失方采取不诚信行为,带来较坏的示范作用。

 

   最高院把该案例刊登在公报中,在审判实践中具有引导意义。首先,正如最高院在该公报案例中分析的一样,明确了交易机会的可得利益损失作为间接经济损失,应当纳入缔约过失赔偿的范围。“损失”只有既包括直接经济损失,也包括交易机会损失的间接经济损失,才能起到保护守约方的信赖利益、敦促民事主体善良行事和恪守诚实信用之原则的作用。

 

   其次,降低守约方对间接经济损失的举证责任,通过法院综合考虑缔约过失方的过错程度和获益情况、守约方的交易成本支出、守约方的再次交易机会、可得利益的获得条件等各类因素,兼顾实现公平正义和维护市场交易秩序的司法功能,酌情予以确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