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他们该当何罪?重庆公交车坠江责任人刑事责任分析

更新时间:2018-11-09 13:12来源:未知

       2018年10月28日上午,重庆市万州区22路公交车坠入江中导致车上15人全部遇难。官方报道的原因是乘客和司机的互殴行为导致司机失去对公交车的控制。看完黑匣子记载的视频之后,笔者的心情久久未能平静,觉得很有必要对这次事故(以下简称“1028事故”)做一番法律分析。因为1028事故涉及到大家每个人的人身安全,每个人都需要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一)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六)其他法律规定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
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冉某和刘某不会再被追究刑事责任。因此,下文中关于冉某和刘某法律责任的讨论是建立在假设冉某和刘某没有死亡的基础上的。在反复观看了黑匣子记载的视频之后,笔者认为司机冉某和刘某均涉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理由详见下文。
 
一、案件基本事实

        10月28日9时35分,乘客刘某在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车,其目的地为壹号家居馆站。由于道路维修改道,22路公交车不再行经壹号家居馆站。当车行至南滨公园站时,驾驶员冉某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此站下车,刘某未下车。当车继续行驶途中,刘某发现车辆已过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车,但该处无公交车站,驾驶员冉某未停车。10时3分32秒,刘某从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驾驶的冉某右后侧,靠在冉某旁边的扶手立柱上指责冉某,冉某多次转头与刘某说明、争持,双方争执逐步升级,并相互有攻击性语言。10时8分49秒,当车行驶至万州长江二桥距南桥头348米处时,刘某右手持手机击向冉某头部右侧10时8分50秒,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侧身挥拳击中刘某颈部。随后,刘某再次用手机击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格挡并抓住刘某右上臂。10时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车辆时速为51公里),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车辆时速为58公里)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
 
       对驾驶员冉某事发前几日生活轨迹调查,其行为无异常。事发前一晚,驾驶员冉某与父母一起用晚餐,未饮酒,21时许回到自己房间,精神情况正常。事发时天气晴朗,事发路段平整,无坑洼及障碍物,行车视线良好。车辆打捞上岸后,经重庆市鑫道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鉴定,事发前车辆灯光信号、转向及制动有效,传动及行驶系统技术状况正常,排除因故障导致车辆失控的因素。
 
二、刘某和冉某可能涉嫌的三种犯罪之间的关系

(一)三种犯罪的法律规定

1、交通肇事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 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该条是刑法关于交通肇事罪的规定,交通肇事罪是一种过失犯罪,相对来说属于轻罪。

2、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分为两款,第一款规定的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第二款规定的是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从该条可以看出,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所涉及的是使用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以外的其他方法实施的危害公共安全犯罪。 

3、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从罪名即可看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与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相比,前者是故意犯罪,后者是过失犯罪。相对来说,前者是一种重罪。

(二)三种犯罪之间的关系

        交通肇事罪是一种过失犯罪,而且是在行为人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并危害公共安全时才会构成的一种犯罪。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也是一种过失犯罪,不过该罪没有限制具体的犯罪方式,只是排除以放火、爆炸、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性病原体等这几种方式而已。可见,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是一个普通条款和特殊条款的关系,属于法条的竞合,当出现交通肇事情形时就不再适用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故意犯罪,不同于前两种过失犯罪。
 
三、司机冉某的行为涉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冉某的行为会在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间摇摆,关键在于其主观上是故意还是过失。刑法上的主观心理状态分为直接故意、间接故意、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这四种。简单来说,直接故意是知道危害结果必然或者可能发生,而且希翼危害结果发生;间接故意是知道危害结果可能发生,而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疏忽大意的过失是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结果,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遇见;过于自信的过失是已经预见到自己行为可能会发生危害结果,而轻信能够避免。
司法实践中,对于行为人的主观心理状态需要综合客观证据才能判断。一开始,笔者也倾向于认为冉某属于过失,但是在反复观看黑匣子记载的视频和进行法律检索以后,笔者认为冉某是间接故意,理由如下。

第一,冉某不具备直接故意的主观心态

       其一,在双方争执期间,虽然视线已经离开公交车行驶的方向,但冉某的左手一直握着方向盘,说明冉某始终未放弃对公交车的控制,不希翼发生事故。其二,当公交车与反方向行驶的小轿车发生碰撞的一刹那,冉某迅速向右打方向盘,也说明冉某不希翼发生事故。

第二,冉某主观上不符合疏忽大意的过失 

      疏忽大意的过失要求行为人没有预见到危险。而笔者认为冉某客观上可以预见到危险,理由如下。

      其一,事发时22路公交车以每小时51公里的时速行驶在长1148.86米、宽20.5米的长江二桥上。在当时的情况下,一秒钟内公交车就有可能冲到桥下,冉某作为一个驾龄24年的公交车驾驶员,客观上可以预见到这种危险。因此,冉某不属于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到危险的过失。

      其二,冉某和刘某发生争执期间,22路公交车的正后方有多个车辆在不远处行驶,且反方向有多个车辆驶过。作为一个驾龄24年的公交车驾驶员,冉某客观上能够预见到其与刘某的肢体冲突可能导致交通事故发生。

     其三,10时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说明冉某在向左侧急打方向盘之前已经预见到发生交通事故的现实危险。

第三,冉某主观上符合间接故意而非过于自信的过失。

       通说认为,间接故意和过于自信的过失的区别在于两个方面。在谈及二者的区分时,我国传统通说观点认为,间接故意与过于自信的过失存在三点区别。
一是在认识因素上,间接故意对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有比较清楚、现实的认识,而过于自信的过失则是比较模糊的认识;二是在意志因素方面,过于自信的过失并不希翼结果的发生,在结果发生后多感到意外,流露出悔不当初的情绪,而间接故意危害结果的发生并不完全违背行为人的本意,在危害结果发生时,行为人并不感到突然,当结果蔓延时往往是听之发展;三是过于自信的过失的行为人总是凭自己娴熟的技术、丰富的经验等主客观条件,认为结果不会发生,且在当时情况下确实存在着某种程度的能避免结果发生的条件,而间接故意的行为人则不会凭借任何主客观条件,无论结果发生与否,都无所谓。

根据通说,笔者认为冉某的主观心态更符合间接故意而非过于自信的过失,理由如下。

       其一,如前所述,事发时22路公交车行驶在长江二桥上且过往车辆繁多,冉某作为一个驾龄24年的公交车驾驶员,客观上可以预见到其与刘某发生肢体冲突会发生交通事故的现实可能性较大。

        其二,10时8分49秒,冉某遭到刘某持手机殴打后,实施了立即用拳头反击刘某的异常行为。
笔者在同一个专业法律数据库检索时,以“公交车”和“以危险方法危害”为关键词进行全文检索案例,可以得到360个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案例。而以“公交车”和“互殴”作为关键词时,仅检索到7个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案例。仔细阅读以检索到的案例后,笔者发现实际上只有2个案例是因驾驶员与乘客的互殴引起,其余上百个案例中均未见驾驶员与乘客的互殴行为。可见,驾驶员与乘客的互殴属于比较异常的行为。1028事故中,冉某与刘某互殴,也表明了冉某对危害公共安全持一种相对漠然的态度。

       其三,原本在遭到刘某持手机殴打之前,冉某一边驾驶公交车,一边多次回头与刘某说明、争持并右手离开方向盘进而大幅度挥动手臂,已显属不当。在遭到刘某持手机殴打后,冉某在用右拳反击刘某时起至向左侧大幅度转动方向盘的大约两秒期间,视线离开了车辆行驶的方向,给公共安全造成了严重的现实危险性。此后,冉某在不清楚公交车行驶方向的情况下,向左侧大幅度转动方向盘,导致车辆撞上反方向行驶的小轿车并失控。这恰恰能够说明,冉某在与刘某发生肢体冲突时已经失去了对公交车的有效控制存在放任危害公共安全的间接故意。
 
四、乘客刘某的行为涉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前面基本案情部分显示,刘某由于没听到冉某关于站台停车的提醒,在发现错过站台后,强行要求冉某停车未果。之后,刘某先是长时间与冉某争持。在争持激烈时,刘某先动手用手机殴打冉某的头部右侧。在冉某反击后并准备继续正常驾车时,刘某再次用手机殴打冉某的肩部。
从客观行为上讲,刘某手持手机殴打处于驾驶状态的冉某,足以对冉某的驾驶行为产生强烈的干扰,进而足以造成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现实危险。事实上,1028事故就是该现实危险的具体实现。

       从主观上讲,首先,刘某作为一个成年人,能够认识到殴打正在驾驶公交车的驾驶员,会产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现实危险。其次,冉某首次实施反击行为后,刘某应当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严重干扰了冉某的驾驶。但是刘某却在冉某反击后的瞬间继续用手机打冉某的肩部,导致冉某采取格挡措施进而引发公交车失控。况且,公交车由冉某驾驶,刘某没有任何可以凭借的客观条件足以让刘某产生不会发生交通事故的自信。因此,刘某的行为涉嫌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五、结语

      笔者在准备本文期间注意到,部分舆论倾向于认为现行法律对袭击公交车驾驶员的行为处罚得太轻了。对此,笔者作了案例检索,发现实践中对袭击公交车驾驶员的行为判处5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案例确实不多。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根据现行法律规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有两个量刑档次,分别是3到10年有期徒刑和10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司法实践中,袭击公交车驾驶员导致发生1028事故这样的重大事故毕竟比较少,所以大多数处刑不重。
1028事故是一个极其惨痛的教训。笔者认为,这次教训的关键在于警醒普通民众,尤其是作为公交乘客的你和我。今后,所有人一定要记住袭击公交车驾驶员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犯罪,每个人都可以而且应当上前制止。因为,大家每个人的人身安全都掌握在驾驶员的方向盘里。
 
 

 
参考文献:

 参见“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原因查明”,载《新华每日电讯3版》,2018年11月3日。
 参见(2010)粤高法刑一终字第402号裁定书。
 参见马克昌主编:《犯罪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358-359页。
 参见(2015)镜刑初字第00365号判决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