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企业股权被冻结后能否进行增资扩股?

更新时间:2019-01-23 09:50来源:未知

        企业或其股东由于经营、资金周转、担保纠纷等诸多因素,常常会陷入无法如期清偿债务而被冻结股权的艰难处境中。此时利用现有资源、存量资金往往无法化解燃眉之急,通常会通过引入看好企业前景、希翼通过增资入股方式成为企业股东的第三方,并利用新增的资金或资源盘活全局。然而,作为申请冻结股权的债权人一方,由于增资而收到股权稀释的影响,大多情况下自身利益会收到损害。那么,企业股权被冻结后是否可以增资呢?本文结合既有的司法案例和对股权冻结后增资所带来的各种影响的提炼和分析,望能给读者带来一些思路和启发。
 
一.股权冻结后增资扩股到底会带来哪些影响?

       在诉讼阶段或实行阶段中,冻结作为常用的保全方式,乃保全债权人实行名义所载债权之实现,限制债务人对于实行标的物之处分权之实行行为,而股权冻结的根本目的是保障债权人行使债务人财产权利的追索权。 可见,股权冻结就是保护债权人的相关权益。通过股权冻结能达到限制被冻结股权的转让、质押等处分行为,限制股利分配请求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对于被冻结股权的企业及股东造成威慑,通过公示向不特定第三人告知交易风险等效果。
那股权冻结后增资扩股到底会带来哪些影响?

        首先从股权价值或者股权净资产上来说,通常情况下,企业股权被冻结期间进行增资扩股,由于总股本的增加而导致原本被冻结的股份比例会相应减少,从而不可避免的会使被冻结的股权权利内容产生变动,导致股权价值的贬损。其次,伴随增资而来的被冻结股权比例的变化,被冻结股权的股东本身权利如管理权、参与权、表决权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简而言之,股东对于企业的控制力会削弱,随之而来的依其管理参与权而产生的潜在或可期待价值减少,股权评估价值也会相应减损。

      从这些方面来看,通过限制股权冻结后企业的增资扩股行为确实能保障债权人的利益。
 
二.企业股权被冻结后到底能不能进行增资?

       工商部门是企业股权增资扩股的公示登记部门,对于股权冻结后,是否还能增资,工商部门通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未被冻结股权的股东能否增加出资额、企业增加注册资本的答复意见》(工商法字〔2011〕188号)表达了其观点,“冻结某股东在企业的股权,并不构成对企业和其他股东增资扩股等权利的限制。企业登记法律法规、民事实行相关法律法规对部分冻结股权的企业,其他股东增加出资额、企业增加注册资本没有禁止性规定。因此,在法无禁止规定的前提下,企业登记机关应当依申请受理并核准。”

      可见工商部门对于股权冻结后能否增资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于此相照应的一些观点认为,股权冻结不应该对企业增资构成限制,一方面是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实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法释〔2004〕15 号)没有规定在股权冻结协助实行或轮候冻结协助实行情况下,不允许未被采取冻结实行措施的股东增加出资额、企业增加注册资本。因此,对被冻结股权的企业,登记机关不予办理企业注册资本等变更登记没有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未被冻结股权的股东能否增加出资额、企业增加注册资本”意见的复函》(法研〔2011〕121 号)称,冻结某股东在企业的股权,指向的是股权代表的财产权益,并不构成对企业和其他股东增资扩股等权利的限制。对此,《企业法》和民事实行相关法律、法规均无禁止性规定。另一方面,通过合法程序增加企业注册资本,有利于增强企业实力,实现股东财产权益的最大化,从而使轮候冻结措施申请实行人更有可能获得清偿。其三,如果企业在增资扩股过程中损害申请实行人的合法权益,申请实行人可以提起侵权之诉。因此,该观点认为冻结某股东在企业的股权,指向的是股权代表的财产权益,在法无禁止规定的前提下,从促进企业发展的角度考虑,股权冻结并不构成对企业和其他股东增资扩股等权利的限制。相反,如果限制企业增资变更登记,则企业只能在原来基础上谋求发展,对于企业少了一种发展的可能,对于债权人及股东等少了一重保障。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股权冻结情形下限制企业登记机关办理企业增资变更登记,实质上侵害了企业、股东及债权人的权益。

        然而,最高人民法院法于2013年11月14日以(2013)执他字第12号函向山东省高级法院答复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处理意见。最高法在此个案中指出,“在人民法院对股权予以冻结的情况下,企业登记机关不得为企业或其他股东办理增资扩股变更登记。本案在按判决实行股权时,应向利害关系人释明,作为案外人的其他股东可以提出实行异议,对异议裁定不服,可以提起异议之诉,要注意从程序上对案外人给予必要的救济。”

此回复同时也代表了支撑股权冻结状态下限制增资扩股的观点,该种观点认为企业股权被冻结期间进行增资扩股,必然使被冻结的股权权利内容产生变动,如股权净资产估值、未分配的红利、股息等因股权比例的降低而减少,其管理权、参与权、表决权价值也相应降低,导致股权价值的贬损。因此,股权被冻结后增资造成股权权利一定程度的损害时,即使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并办理了增资扩股的变更登记,该登记行为也因违法而可撤销。
 
      那么,实践中是否就应按照最高院的答复在股权冻结的情况下一律不能增资扩股呢?

首先要说明的是,最高院在后续公布的《最高院: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各类司法依据文件"的答复》中明确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济南讯华传媒广告有限企业与威海海澄水务有限企业股权确认纠纷一案中涉及法律问题的请示答复[2013]执他字第12号”文件,已在2013年《山东商事审判》一书中予以收录,可供您查询。该答复属于具体个案的请示答复,其法律拘束力仅限于个案本身,而不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在其他案件中法官不能将上述答复直接作为裁判依据。可见,该答复并非是可以普遍适用或是直接作为法院裁判依据的。

其次,让大家来聚焦济南讯华传媒广告有限企业与威海海澄水务有限企业股权确认纠纷一案:
 
案情概要

        天汉投资企业诉海城水务企业、京南瑞琪企业股权确认纠纷由山东省高级法院作出(2011)鲁商终字第115号终审判决:确认天汉投资企业持有海城水务企业80%的股权。天汉投资企业遂向济南市中级法院申请强制实行,济南市中级法院立案实行后,在威海市工商局办理变更登记时得知,威海工商局未事先告知实行法院更未取得实行法院许可,已根据海城水务企业的申请,为其办理新增股东京澄企业及增资手续,海城水务企业股东变更为京南瑞琪企业、京澄企业,京澄企业注资600万元,海城水务企业注册资本由原500万元增至1100万元人民币,原400万元出资额对应的80%出资比例降至36.36%。
 
       可见,本案因新增股东增资扩股的行为严重稀释了债权人通过法院判决确认持有的海城水务企业的原有80%股权,产生的不利后果体现的极为明显。天汉投资企业起诉京南瑞琪企业、海城水务企业的目的是取得海城水务企业股权财产价值与控制权,山东省高级法院判决确认其持有80%的股权,济南讯华企业的诉求虽在判决中得到实现,但海城水务企业在诉讼保全期间的增资扩股行为,使济南讯华企业80%股权被稀释至36.36%,不仅使其所持股权财产价值被减损,其希翼成为企业大股东的诉求也因此而落空。因此,笔者也认为在本案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最高法做出的个案批复合情合理。
 
但能否就可以一刀切的认为,股权冻结后就不能进行增资扩股呢?

       除上述两种观点之外,笔者更支撑另一种折衷的观点:“实际上,股权被冻结后的企业增资扩股,在企业净资产为正的情况下,股权将被稀释而贬值,但在企业净资产为负的情况下,股权虽被稀释,因企业净资产增加,股权价值反而有可能提升,这时候限制企业增资扩股就明显不妥。将‘股权冻结后,企业不得增资扩股’作为一般原则,在企业增资扩股后股东偿债能力反而提升以及其他各类增资扩股不会影响申请实行人债权实现的情形下允许增资扩股作为例外,显然更加合理”。该观点将增资扩股后是否影响申请实行人债权的实现作为企业登记机关是否可以办理增资扩股变更登记的判断标准,相较于最高院的答复更加合理,更加人性化。另外,考虑到增资股东溢价增资、股东重新约定股权比例、其他股东代为偿债等各种可能性,被冻结股权的价值都可能不会因增资行为而减损,因此而一刀切的限制增资扩股,确有其不合理之处。

      综上说述,是否可以办理增资扩股,应当综合考虑是否会影响申请实行人债权实现。而具体化来说,可以概括为股权净资产估值(包括企业资产、经营状况以及股份的流动性等)及股权控制权估值(股权所对应的管理权、参与权、表决权等股东的共益权)两大核心因素是否受到重大影响。
 
三.实务建议:

由于目前为止还没有普遍适用的法律法规明确规定股权冻结后是否能增资扩股,即使是工商部门办理了增资手续,债权人也可能通过诉讼的方式撤销工商部门的登记行为,而即使法院出具了协助实行书,工商部门仍有可能在实行阶段办理完增资登记。

因此,实务中建议做好以下几个方面:

1. 对于被冻结股权的企业而言,应充分考虑到稀释股权给被冻结股权的股东所带来的财产利益及股东共益权方面的影响,避免应增资造成股东原本拥有的话语权或管理地位受到明显动摇。在与增资方签订的增资合同也应做到约定周详,条款完善,并考虑到如该增资行为无法在工商局顺利办理登记后的补救措施。退一步来说,即使最高院的回复中明确“在人民法院对股权予以冻结的情况下,企业登记机关不得为企业或其他股东办理增资扩股变更登记”也只是限制工商部门的公示性登记不能进行,也不必然否定民事上增资扩股协议的效力及增资扩股行为的效力。

2. 对于债权人而言,为避免股权冻结后企业又增资扩股的法律风险,可以考虑与实行法院沟通,在协助实行书中明确“不得以任何形式减少、变更被实行人的出资比例和股权份额”。

3. 债权人可与法院协商申请行为保全,而不是财产保全。即保全的目的,是限制权利人为或不为一定行为,而不是其他债权的实现。法院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在确有必要时,限制被冻结股权的股权比例。

4. 对于被冻结股份的股东或企业而言,如股权被冻结后有增资扩股的需求,应尽量保证征得申请实行人的同意,或者在不因增资扩股导致被冻结股权价值减损、损害申请实行人利益的前提下,与法院进行沟通,请求法院暂时解除对股权的冻结措施。
 
        总之,企业股权冻结后是否可以增资扩股,应结合是否会导致股权价值减损、进而是否会影响申请实行人的债权实现进行判断,并在保证申请人的正当利益和股东的合法股东权利、企业的正常经营发展等价值取向中达到利益平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