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独立辩护权应在独立诉讼地位的框架内有效行使

更新时间:2019-01-23 10:08来源:未知

      在一些重大的刑事案件中,辩护律师往往特别抢戏。如前段时间刷屏的张扣扣案的辩护词,到底能不能起到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作用,笔者相信不管是专业人士还是非专业人士都有各自的评判。毫无疑问,在这种备受全国人民瞩目的大案要案中,辩护律师是焦点之一。作为被告人的辩护人,辩护律师不仅要传达当事人的意愿,同时还有本人的意愿。那么这里就会涉及到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如何保证辩护律师的独立诉讼地位不被动摇和独立辩护权不被侵犯?如何平衡辩护律师独立诉讼地位的稳定和独立辩护权的行使?

一、独立诉讼地位的内涵

       在刑事诉讼的过程中,法律赋予辩护律师独立的诉讼地位和广泛的诉讼权利。辩护律师的作用是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使辩护权,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辩护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诉讼地位,是指律师担任辩护人时,在刑事诉讼中的职能、职责和与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其他诉讼参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

二、辩护律师独立诉讼地位的解读

辩护律师不是独立的诉讼主体,但拥有独立的诉讼地位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刑事诉讼主体是指侦查机关、检察机关、人民法院和自诉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律师是经国家授权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他既不代表国家参与诉讼,也不是以自己的名义参与诉讼,与诉讼后果没有任何利害关系。律师作为辩护人参与刑事诉讼,是基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委托,他既没有完整的主体权利,也不承担特定的义务,故不称其为诉讼主体。

        辩护律师具有独立的诉讼地位,可以独立参与刑事诉讼。首先,他的辩护不受被告人的观点左右;其次,他依照法定的程序进行的活动,不受司法机关和其他部门或任何人的非法干涉。这就决定了辩护律师不是被告人的“代言人”,也不隶属于司法机关。辩护律师拥有独立的诉讼地位,是具有特定身份和职责的诉讼参与人,法律赋予他广泛的诉讼权利。概括地说,他不仅仅可以一般地了解案情,而且有权阅卷、调查、乃至同在押的被告人会见、通信。

人民法院有义务维护辩护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独立诉讼地位

        辩护律师提出正确的辩护意见有助于人民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和做出公正裁判。案件审理过程中,通过控辩双方的辩论以及相互质证,有利于人民法院最终做出符合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的裁判。因此,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有保障辩护律师依法履行职责的义务。如在审理阶段,人民法院应在规定的期间,用出庭通知书的形式提前三天通知辩护律师出庭,辩护律师依法出庭履行职责,审判人员不得随意责令律师出庭等。但是,实践中也有出现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合议庭人员在庭审中,限制辩护律师发言时间、辩护轮数;或在律师发言时,合议庭人员不认真听取意见;在法律文书中对辩护律师意见阐述不明,不予采纳也不能充分说明其具体理由。由此可见,我国法律虽然保障了辩护律师独立的诉讼地位,但在实践中,审判机关更应认真严格地实行。

辩护律师与公诉人、自诉案件原告代理人的诉讼地位平等

       公诉人代表国家检察机关追诉犯罪,通过提起公诉,支撑公诉的活动揭露、控诉犯罪。自诉案件的原告诉讼代理人,根据原告委托事项,依法履行代理控告被告之职责。辩护律师从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角度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从轻、减轻、免除处罚的辩护意见。虽然他们的职责不同,但目的都是相同的,即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保证准确、及时查明案件,正确地适用法律。

辩护律师拥有实质意义上的独立诉讼地位来源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委托

       律师接受委托后,应当认真履行职责,切实有效地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如果律师不能作出有利于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辩护,甚至作出不利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辩护,当事人可以根据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拒绝辩护律师继续为他辩护。因此,律师不论是基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委托,还是基于人民法院指定参加刑事诉讼,均源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辩护律师的委托或接受。

三、独立辩护权的边界

      辩护律师不受限制的行使独立辩护权,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利于被告人的利益,因而不需要受到任何的限制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第一,绝对的独立辩护可能会导致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与被告人的自我辩护之间发生矛盾,从而使得辩护效果大打折扣或者自相抵消。一旦辩护律师和被告人在事实问题上形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辩护观点,其结果往往对被告人十分不利。比如,被告人为自己进行事实上的无罪辩护,主张自己根本没有作案时间,而辩护律师却认为被告人实施了指控的行为,但在法律上却不构成犯罪,试问,这样相互矛盾的辩护意见,究竟是维护还是损害了被告人的利益?

     第二,绝对的独立辩护可能会导致被告人频繁拒绝辩护或辩护人罢庭现象的发生,导致法庭审理无法正常进行,损害被告人得到快速审理的程序利益。

     第三,独立辩护论使得辩护律师享有很多根据其独特的法律地位所享有的固有权利,这些权利如果使用不当可能会侵蚀和损害被告人本身所享有的诉讼权利,使其难以全面知悉案件信息,并作出理智的决定,从而进一步加剧了其对辩护律师的依赖,难以成为真正控制诉讼进程的实质意义的当事人。

     第四,一些特殊类型的案件(如死刑案件)没有准入门槛的限制,律师水平参差不齐,又没有相应的制约对其进行约束和惩戒,辩护人独立选择辩护观点和策略一旦对被告人利益造成损害,无法通过有效的途径加以救济,被告人也不能对辩护律师提出赔偿请求,使得被告人完全沦为了诉讼程序、甚至是辩护活动的客体,其利益处于受到完全漠视的地位。(此处参考:陈虎:“独立辩护论的限度”,载《政法论坛》,2013年第4期)

四、独立辩护权应在独立诉讼地位的框架内有效行使

       有观点认为,我国应当摒弃绝对独立的辩护观,逐步走向被告中心主义辩护观。在对被告利益、律师利益以及社会利益的态度方面,我国一直强调对社会利益的保护,而被告利益的保护则很少有人问津,被告利益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但是,近年来,随着程序正义理论的兴起以及受到全世界范围内被告保护运动的影响,尤其是基于对频频曝光的冤假错案的反思,强化对被告利益保护的主张越来越得到了各界的认可。(此处参考:吴纪奎:“从独立辩护观走向最低限度的被告中心主义辩护观”,载《法学家》,2011年第6期)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过于激进。独立辩护权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理论,是律师在法庭上更为从容、自信地进行辩论的理论支撑。正如同江歌案中陈世峰的律师在法庭上可以痛哭流涕像案外人一样表达对江歌母亲的惋惜,也可以义正言辞地指责证人刘鑫为了维护个人名誉而作伪证,为推翻陈世峰杀人罪进行有效辩护。如果因为担心独立辩护权的行使表现出过度扩张的趋势,就放弃独立辩护观,是法制退步的表现。但是独立辩护确实应当有一条红线作为约束的边界,以辩护人的独立诉讼地位为出发点,保证发挥好在这一诉讼地位上的职责,履行好全面维护被告人利益的义务,并以自身的职业道德约束自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