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之疑难探究

更新时间:2019-03-11 09:36来源:未知

基于资本多数决原则,有限责任企业在作出重要决议时,中小股东意志由于缺乏话语权往往无法得以被企业采纳,大股东利用控股优势侵害中小股东权益的事件屡见不鲜。于是2005年《企业法》第三次修订增加了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制度,当中小股东权益无法通过内部协商、股权转让等方式获得救济时,法律赋予中小股东在三种情形下请求企业回购其股份的权利。此制度丰富了中小股东权益救济方式,有效平衡了股东会表决效率和中小股东利益保护的矛盾冲突,具有显著的重要意义。但由于相关立法尚不完备,导致实践中仍存在诸多问题,本文通过对实践出现的显著突出争议进行法理分析和案例整理,以期给各位中小股东一些帮助。

 

    目前,有限责任企业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的法律依据仅有一条,即《企业法》第七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企业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一)企业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企业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二)企业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三)企业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企业存续的”。实践中,产生争议最大的包括 “股权回购请求权适用情形”、“异议股东资格认定”、“合理价格”,以下将逐一分析。

 

 
 

一、股权回购请求权的适用情形是否仅限于法定三种情形

 
 

 

 对于此问题,理论上有两种观点。1一种观点认为应将股权回购请求权严格限定在法定三种情形,其理由为我国实行法定资本制,需遵循资本维持原则,企业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企业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在这个总原则下,只有在法律有明文规定允许回购的情况下才可进行回购。另一种观点认为,其他合理情况下有限责任企业亦可回购股权,我国民商法领域实行“法不禁止皆自由”的原则,企业法第七十四条并未明文规定除法定三种情形外有限责任企业不可回购股权,虽然企业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股东不得抽逃出资,但股东以合法方式“抽回”出资并不属于第三十五条规定的“抽逃”,有限责任企业完全可以通过企业章程、与股东约定等合法方式回购股权。

 

司法实践中对于此问题的判决也并不统一。

 

1、 支撑在法定情形外约定股权回购请求权的适用情形:在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154号裁定书中,法院认为“袁朝晖请求长江置业企业收购其20%股权符合长江置业企业《企业章程》的规定”,在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819号裁定书中,法院认为“有限责任企业可以与股东约定《企业法》第七十四条规定之外的其他回购情形。《企业法》第七十四条并未禁止有限责任企业与股东达成股权回购的约定。本案的‘企业改制征求意见书’由申请人签字,属于真实的意思表示,内容上未违背企业法及相关法律的强行性规范,应属有效。故鸿源企业依据企业与申请人约定的‘企业改制征求意见书’进行回购,并无不当”。

 

2、 不承认企业与股东约定股权回购适用情形的法律效力:如山东省高院(2014)鲁商初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

 

    笔者赞同最高院意见。将股权回购请求权严格限定在法定三种情形固然有利于保护企业债权人利益,但试图以某一固定僵化的标准来约束千变万化的经济世界,不利于尽快解决股东间矛盾和纠纷,限制了中小股东权益受侵害时的退出救济通道。我国民商事领域意思自治优先,当《企业章程》、企业与股东约定内容不违背法律强制性规范时,理应遵从当事人的自由意志。

 

 
 

二、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主体资格

 
 

 

《企业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异议股东回购请求权的行权主体为“对股东会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这是否意味着“参加该次股东会会议并投反对票”是行使股权回购请求权的前提程序条件?如果是,那么当企业未召开相关股东会会议,企业召开了相关股东会会议但未通知原告股东、企业已通知但原告股东未参加时,原告股东是否符合股权回购请求权的主体资格?

 

    对此,司法实践中各法院态度不一。

 

1、“参加该次股东会会议并投反对票”是请求回购的前提条件: 如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13)杭上商初字第1724号裁定书,四川省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泸民终字第237号判决书。

 

2、应对“参加该次股东会会议并投反对票”作扩大说明:(2015)民申字第2154号裁定书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企业法》第七十四条的立法精神在于保护异议股东的合法权益,之所以对投反对票作出规定,意在要求异议股东将反对意见向其他股东明示。本案中袁朝晖未被通知参加股东会,无从了解股东会决议,并针对股东会决议投反对票,况且,袁朝晖在2010年8月19日申请召开临时股东会,明确表示反对二期资产转让,要求马上停止转让上述资产,长江置业企业驳回了袁朝晖的申请,并继续对二期资产进行转让,已经侵犯了袁朝晖的股东权益。因此,二审法院依照《企业法》第七十四条之规定,认定袁朝晖有权请求长江置业企业以公平价格收购其股权,并无不当”。

 

     实践中,股权回购三种法定情形中“不分配利润”往往不会召开股东会,且权益受侵害的中小股东持股比例低,往往不足十分之一,根据企业法规定无权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因而,笼统将“参加该次股东会会议并投反对票”作为请求回购的前提条件显属不当。在笔者看来,应分两种情况,根据“企业契约论”、股东“合理期待权”等法理,善意股东因合理理由缺席股东会会议,但能及时在第七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期限内表达对该项决议的反对意见并请求企业回购其股权的,应当认定其实质上对该项决议投了反对票,具备回购请求权主体资格。但对于恶意股东,如该股东参加了股东会而未投反对票,又如企业于股东会召开前已按照程序通知了该股东,但该股东无正当理由未参加等。基于该股东根据第七十四条的规则已经能够得到行使相关权利,其自愿对该权利的放弃不应当得到规则的额外救济,否则对企业是不公平的。故恶意股东不应当享有回购请求权主体资格。

 

 
 

三、如何确定企业收购股权的“合理价格”

 
 

  

 现行法律法规或司法说明未对“合理价格”作出进一步的具体规定,但“合理价格”的确定关乎异议股东、企业、甚至企业债权人切身利益,也是审判实践的重难点。

 

    笔者检索了相关大量案例,各法院对“合理价格”的确定方法大致分为如下四种:

 

1、 搁置:如彭海岷与宁城四龙矿业有限责任企业请求企业收购股份纠纷一案中,一审法院判决“以合理价格收购”,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

 

2、 双方协商:长春嘉恒热处理科技有限企业与赵影请求企业回购股权纠纷一案,法院判决原被告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就合理价格进行协商,协商不成原告可申请法院实行,通过评估确定合理价格

 

3、 以评估机构审计结果为准: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企业与大连江山保险经纪有限企业请求企业收购股份纠纷

 

4、 其他:净资产评估法、参照类似股转价格法

 

 基于对私法自治的敬重,“合理价格”应当首先以双方协商的结果为准3,当双方协商不成时,应当根据具体案情,由法院参照评估结果、净资产评估法等一种或几种方法,最终确定。

 

有限责任企业异议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对于中小股东合法权益保护意义重大,但由于现行法律规定过于笼统,实践中存在诸多疑难及分歧,故笔者选取了其中三点疑难进行了粗浅的梳理。当然,对于中小股东合法权益的保护,现行法律框架下还包括知情权、查阅企业会计账簿请求权、临时会议的提议召开权、股东代表诉讼制度等,中小股东可充分运用一项或多项合法权利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