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企业法说明五为小股东应对关联交易提供了两件新武器

更新时间:2019-06-14 10:04来源:未知

首先什么是关联交易?关联交易,简单来讲就是关联方之间发生的交易,并且此处只限定在企业涉及的交易范畴,其他领域的关联交易不在讨论之列。那么什么又是关联方呢?关联方,简单来讲就是有关联关系的主体。那么什么又是关联关系呢?有人可能会抢着回答,简单来讲就是有关联的关系呗。如果都是这么简单的话,这个问题就不用讨论了。有关联就构成关联关系的话,那么凡与企业发生交易的主体都构成关联关系了,因为与企业交易本身不就是发生了关联吗?所以,这里的关联关系是有特定含义的,不是从字面意思简单理解就可以。

 

《企业法》第二百一十六条规定:“关联关系,是指企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企业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从这个定义大家可以看出,关联关系的核心就是可能导致企业利益转移的关系。抓住这个核心要点,大家也就明白了关联交易的实质,关联交易就是因关联关系可能导致企业利益转移的交易。

 

那么交易是不是大家通常所说的买卖、销售呢?买卖、销售只是交易的一种,其实还有很多其他方式。《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十章关联交易中规定:“本章所称“交易”包括下列事项:(一)购买或者出售资产;(二)对外投资(含委托理财、委托贷款等);(三)提供财务资助;(四)提供担保;(五)租入或者租出资产;(六)委托或者受托管理资产和业务;(七)赠与或者受赠资产;(八)债权、债务重组;(九)签订许可使用协议;(十)转让或者受让研究与开发项目;(十一)本所认定的其他交易。”原来交易有那么多种类!

 

关联交易为什么会受到关注呢?原因就在于定义中的“利益”二字上。关联交易可能会导致企业利益转移,所以受到所有相关主体的关注,自然也就成为法律需要关注的要点。这里说到可能会导致利益转移,既然是可能,就不是必然,所以不能简单地认为关联交易一定会损害企业利益。实际上,关联交易从性质上来分,可以大体分为维护企业利益的交易和损害企业利益的交易。前者比如,为了企业的发展,实际控制人利用控制的关联企业为企业提供价格优惠的原材料或者为企业扩大销售以不低于市场价的合理价格购买企业产品;后者比如,为了转移企业利润,实际控制人利用控制的关联企业向企业提供高价的原材料或者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不合理价格购买企业产品。前者对企业有益,不仅受到中小股东欢迎,这种交易在不影响企业业务独立性和持续性的前提下,资本市场也是允许其在一定比例范围内存在的;而后者显然对企业有害,中小股东对此深恶痛绝,资本市场也将其拒之门外。

 

对于损害企业利益的关联交易,是法律打击的对象,也是大家讨论的重点。《企业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企业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企业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企业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在总体上确立了有害关联交易赔偿的原则,但没有进一步的具体制度规定。这在实务中就出现了问题。比如,企业控股股东利用关联交易转移利润,造成企业常年亏损,小股东提出反对意见,控股股东就召开股东会,利用控股地位通过关联交易的决议,以非法目的下的合法形式进行应对。而小股东想要提起诉讼,首先面临的是原告适格问题。因为受损主体是企业,根据上述《企业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侵权方给企业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那么也就是只有受损的企业才是适格的原告。但是,大多数情况下,企业都控制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的手下,小股东又如何能以企业名义提起诉讼呢?所以,缺乏具体制度下的原则性规定,造成了小股东救济途径的困窘。

 

企业法说明五给小股东(未必只是小股东,如董监高发生关联交易的情况下,则大股东也可能是受害方,为叙述便利,这里只表述为小股东)带来了福音,给他们提供了两件新武器。

武器一:

    如果关联交易损害企业利益,企业没有提起诉讼的,符合一定条件的股东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符合什么条件的股东呢?起诉股东需要符合《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所规定的条件,即有限责任企业的股东和股份有限企业的连续180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企业1%以上股份的股东。也就是说在有限责任企业体制下,所有股东都有诉讼资格;股份有限企业体制下对持股比例和持股期限有一定要求,这个要求也不高。具体怎么操作呢?这里就要运用到企业法中一个著名的制度——股东代表诉讼制度。《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股东可以向董事会(或实行董事)、监事会(或监事)提出起诉的请求,如果遭到拒绝或者30日内没有起诉的,股东可以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法院起诉。这就是股东代表诉讼制度。这一制度原先只能运用于对董监高的诉讼,现在企业法说明五将其扩大到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诉讼,而且增加了关联交易损害企业利益的事由。这样一来,小股东手上就多了一件武器,可以通过代表诉讼制度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主张损害赔偿。这相当于给广大小股东每人发了一把枪,在遭受欺压的时候,小股东可以拿起枪进行反击。解决诉权问题的同时,企业法说明五还规定,如果被告仅以该交易已经履行了信息披露、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等程序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也就是说,被告如果拿出证据证明关联交易是经过了股东会同意等合法程序的,光有这方面证据还不够,必须得进一步拿出证据证明关联交易不存在或没有损害企业利益等实体问题,否则法院将作出对被告不利的认定。这就堵上了控股股东利用控股地位通过决议等方式洗白关联交易的漏洞,这完全符合法律对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行为的处置原则。

武器二:

    有些关联交易合同可能存在无效或可撤销的情形,基于合同相对方原理,起诉主体只能是作为合同一方的企业。那么在控股股东控制下的企业显然不会提起诉讼,此时,小股东又遇到与前一问题类似的尴尬,即缺乏原告资格。当然,小股东是可以依据前一理由起诉控股股东侵权责任的,但是操作起来还是需要一些前提,对付此类问题不是那么便捷。企业法说明五真是做的地道,又给了小股东另一件武器,比武器一的打击范围更远、更好用,直接可以向关联交易相对方发起。如果交易合同存在无效或可撤销的情形时,同样是符合前述条件的股东,同样依据前述股东代表诉讼制度,可以直接以自己的名义向法院提起主张交易无效或撤销之诉。这样釜底抽薪式的打击更为精准、效果更为直接。股东代表诉讼制度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从侵权关系领域扩大到合同关系领域。小股东有了这件武器,就不限于内部战斗了,必要时,可以跳出战壕,直接跟外部第三方交战。

 

配备了这样两件新武器的小股东是不是一下子变得很强悍呢?应该说,的确是这样,这两件武器不同以往,是非常有杀伤力的。对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而言,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是时候规范关联交易,注重小股东利益了。否则,小股东将随时可能发起相关诉讼,拿起武器开战。

 

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看到这里肯定会心生抱怨,怎么能将武器交到这些平民手里呢,尤其是上市企业,面临大量的小股东,如何能应付的过来?应该这么说,如果你真正维护企业利益、维护中小股东利益,就不必担心,因为即便小股东发起诉讼也很难胜诉,而且耗时耗力没人会跟风。相反,如果你想要为了私利,转移企业利润,侵害企业和小股东利益,那么你真得掂量掂量,如何面对小股东的维权。这种制度实际上是迫使大股东、董监高将企业利益作为核心诉求,以更为合法、公开、透明、规范的方式经营企业,最终使全体股东受益,实现企业的应有价值。如此,不论对企业治理机制、股东关系而言,还是对整个营商环境、投资环境而言,都是有益无害的,大家应当为这样的好制度鼓鼓掌,点个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