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涉外继承那些事儿

更新时间:2019-06-14 15:09来源:未知


前言: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自然人之间的国际化流动越发频繁,很多中国公民移居国外,他们有的定居国外获得了国外的永久居留权,有的已经取得了国外的国籍,在国外和国内都有一定的财富积累;还有很多外籍人士长期生活、工作在中国境内,在中国境内也积累了相当的财富,这些人士会通过设立遗嘱的方式对于自己的财富在身后如何分配进行安排,涉外继承如何处理,如何选择准据法,笔者将在本文中以我国现行法律规定为基础,结合实际案例对于涉外遗嘱继承中的那些事儿做一个简要的阐述,以供大家参考。

什么是涉外继承

       涉外继承就是包含涉外因素的继承。涉外因素是指在继承法律关系的构成要素或与继承遗产有关的法律事实中,有涉及外国的因素。其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主体涉外、客体涉外、继承有关的法律事实涉外。涉外继承在类别上也分为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两种方式。

涉外法定继承

        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相对来说比较简单,根据我国《继承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国公民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遗产或者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外国人的遗产,动产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

        外国人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遗产或者继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中国公民的遗产,动产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涉外法定继承,需要依据遗产的性质进行分割判定,对于遗产中的动产,如果继承开始时被继承人的住所地在中国境内,可以适用中国继承法对动产进行处理;反之,应该适用其他住所地所在国的法律进行处理。而对于不动产的法定继承,则是采用专属管辖,无论被继承人国籍如何,继承开始时的住所地如何,均适用不动产所在地的法律进行处理。

      《继承法》第三十六条中并没有特别规定这仅限于法定继承的处理方式,那么根据该条款,遗嘱继承是否也可以适用该条规定呢?答案是否定的,首先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九条:“(涉外)遗产的法定继承,动产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其次,根据《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简称《涉外法律适用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涉外)法定继承,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但不动产法定继承,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从上述两部法律的相关规定可以看出,只有涉外法定继承才能按照上述的两分法进行判断,而涉外遗嘱继承不适用上述两分法。

涉外遗嘱继承

       涉外遗嘱继承,根据《涉外法律适用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涉外)遗嘱方式,符合遗嘱人立遗嘱时或者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国籍国法律或者遗嘱行为地法律的,遗嘱均为成立。”

       第三十三条规定:“(涉外)遗嘱效力,适用遗嘱人立遗嘱时或者死亡时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关于涉外遗嘱继承的处理,要采用两步走的方式,先确定遗嘱是否成立,再判断遗嘱是否生效。

参照以下的流程图。



 
首先判断涉外遗嘱形式是否成立

       当涉外遗嘱继承开始之时,首先应该解决遗嘱是否成立的问题。判断遗嘱的形式是否成立,需要确定两个时间,一个地点,两个时间是指:被继承人立遗嘱的时间和被继承人死亡的时间,一个地点是被继承人设立遗嘱的地点。最后以两个时间为判断基准,再确定两个关联判断条件,分别是:被继承人彼时彼刻的经常居所地、国籍。以上时间、地点、事件,共计五种排列组合,任一种组合都可以确定选择何种准据法判断遗嘱形式是否合法。

案例一:
        被继承人洪某,系中国公民,生前育有三名子女,萧某1、萧某2、萧某3。其中,萧某1、萧某2分别于1979年、1980年移居香港,并取得香港永久居留权,洪某年老后,主要由外孙萧某4赡养。2013年9月18日,萧某在一份打印遗嘱上签字,表明将所有的遗产交由外孙萧某4一人继承,该份遗嘱由见证人萧某5见证签字,并由洪某所在居委会在场见证签章确认。 2014年3月24日,洪某去世,萧某4起诉至法院,要求按照遗嘱继承洪某的所有遗产,萧某1、萧某2辩称遗嘱无效,要求按照法定继承。

       本案一审审理过程中,法院认定,因为被继承人萧某1、萧某2已获得香港永久居留权,本案属于涉外遗嘱继承,首先应该判断使用何地准据法判断洪某遗嘱的形式和效力,由于洪某死亡时国籍为中国,本案应适用中国继承法予以处理。一审法院认为:涉案遗嘱经集体经济组织在场见证确认,公信力较高,无充分有效的反驳证据,一审法院确认该遗嘱的真实性,遗嘱继承权人可据此实现继承权。

       一审判决后,萧某1、萧某2上诉至深圳中院,要求撤销一审判决,判令遗嘱无效,洪某的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二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本案适用中国继承法处理无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订立遗嘱的法律行为属于要式法律行为,订立遗嘱的形式应当符合法律规定。本案涉案遗嘱在见证人处加盖公章的江边社区居委会与深圳市松岗江边股份合作企业均不属于继承法所规定的见证人,无法对遗嘱的真实性、有效性负责。因此涉案遗嘱仅有萧某5一人见证,不符合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的规定。另外,涉案遗嘱内容系打印,而非见证人书写;见证人签署和居民委员会的印章加盖在第二页,而遗嘱主文在第一页,无法确保遗嘱内容与见证内容相一致。故,涉案遗嘱在形式上有违继承法之规定,据此二审法院认定遗嘱无效。

判断遗嘱效力是否生效
   
       遗嘱的形式如果符合准据法的要求,涉外遗嘱即成立,然后根据《涉外法律适用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确定判断遗嘱效力适用的准据法,判断时间分别是被继承人立遗嘱的时间,被继承人死亡的时间,判断条件是被继承人的经常居所地和国籍,上述四种条件可构成四种组合形式,任何一种都可以确定选择何种准据法判断遗嘱是否生效。

案例二
       周某,上世纪80年代移居美国,加入美国国籍,生前在国内育有四个子女,周某1、周某2、张某1、张某2。周某1990年回国时在国内立有遗嘱一份,将国内位于上海市长乐路的房产一套由儿子周某2继承,后2002年周某在美国纽约州又立有一份遗嘱,将房产交由四名子女共同继承,每人继承四分之一的份额。2005年10月28日,周某在美国去世,周某2向静安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按照1990年遗嘱继承周某享有的系争房屋的产权份额。

      本案一审法院在庭审中,对于2002年遗嘱的形式和效力按照《涉外法律适用法》进行了审查,一审法院认定,周某立遗嘱时、死亡时经常居住地、国籍均在美国,遗嘱也在美国纽约州设立,应适用美国法律判断遗嘱是否成立,是否生效,根据周某1提供的《纽约州遗产、权力和信托法》第3-1.1和3-2.1款,规定,遗嘱有效要求至少有2名见证人在30天之内认证立遗嘱人的签名。

     而案涉遗嘱中周某的签名时间为2002年5月3日,2名见证人的认证时间为2002年6月3日,已经超过了30天的期限,据此认定周某的遗嘱不符合《纽约州遗产、权力和信托法》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判决房产中周某的产权份额按照1990年遗嘱由周某2一人全部继承。

     一审判决后,另外三名子女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于一审适用美国法律认定2002年遗嘱的形式和效力予以认可,并依法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外国法查明中心对于美国纽约州法律及2002年遗嘱的效力问题提供法律意见,根据专家提供的法律意见得知,遗嘱中30天的认证时间,指的是两名见证人见证并签字的间隔时间,不是指见证人签字和立遗嘱人签字的时间期限,且2002年遗嘱的其他内容和形式都符合纽约州法律规定,应属合法有效。故二审法院依据专家意见依法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判令周某2002年在纽约州所里遗嘱有效,房产份额应由四名子女各继承四份之一。

 
Tips:
      《涉外法律适用法》中使用了“经常居所地”的表述,从字面上看与民法总则中的“经常居住地”有一字之差,其法律内涵实质是一样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说明(一)第十五条规定:“自然人在涉外民事关系产生或者变更、终止时已经连续居住一年以上且作为其生活中心的地方,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规定的自然人的经常居所地,但就  医、劳务派遣、公务等情形除外。”

       此处的“连续居住”,实务中指的是相对连续状态,并非要求立遗嘱人在一个固定的地点连续居住满一年,不得有任何一天中断。“生活中心”才是“经常居所地”核心和基础。所谓“连续居住一年以上”,是指即使立遗嘱人在某一固定居所居住过程中,因工作派遣、短期学习、出国旅游、赴外就医等原因导致其不能始终居住在某一地,但只要其居住状态以该处居所为生活中心,在此处居住是相对持续的,且达到一年以上,就不影响对其经常居所的判断。

 
       参考案例:(2017)沪02民终1359号、(2018)粤03民终20876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