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如何界定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中的“以次充好”?

更新时间:2019-06-14 16:57来源:未知

    在办理刑事案件中,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为性质的准确认定将直接影响行为人量刑的轻重、刑期的长短,甚至罪与非罪的判断。笔者认为,作为刑辩护律师,最为重要的是认真、细致地分析事实,并依据现行法律规定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出对其最为有利地辩护。下面,笔者以亲自办理的一个案件为例,与大家分享。

案情概况

     某甲是嘉兴某炼钢企业(以下简称“嘉兴企业”)原员工。某甲得知不同镍含量的镍铁(生产钢产品的原材料)的销售价格相差较大,遂与某乙、某丙三人密谋,以低镍含量的镍铁(以下简称“低镍铁”)冒充高镍含量的镍铁(以下简称“高镍铁”)以M企业的名义销售给嘉兴企业,以赚取低镍铁与高镍铁之间的价差。在此期间,三人买通嘉兴企业中的抽样员某丁、化验员某戊等人,将甲、乙、丙三人以人民币200多万元购进的低镍铁中的抽样产品调包成高镍铁抽样产品进行化验。嘉兴企业误以为购进的是高镍铁产品,支付给M企业人民币600多万元,甲、乙、丙等人从中非法获利人民币400多万元。为防止嘉兴企业发现,甲、乙、丙三人又以M企业的名义销售给嘉兴企业一批价值人民币500多万货真价实的镍铁产品。此后,嘉兴企业在生产中发现抽样报告有人为调包情况,遂案发。

争议焦点

       对于本案中甲某等人的行为性质,在不同阶段出现了以下几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甲某等人为获取高额利润,采取调换样品虚假提高镍点含量的方式销售镍铁产品,以次充好,其行为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犯罪金额为人民币600多万元。

第二种观点认为,甲某等人为获取高额利润,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式,从嘉兴企业骗取低镍铁与高镍铁之间的差价人民币400多万元,其行为应当认定为诈骗罪。

第三种观点认为,甲某等人虽然以低镍铁冒充高镍铁予以销售,但低镍铁与高镍铁之间的区别主要在于镍含量的高低导致价位差异,但不存在质量上的高与低,不符合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客观要件,不应认定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甲某等人的行为虽然有诈骗的性质,但本案中犯罪行为之所以能够完成,关键、主要作用在于嘉兴企业的抽样员丁某、化验员戊某调换了样品,里应外合,否则,不可能完成诈骗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职务犯罪、共同犯罪的相关司法说明,其行为应当构成职务侵占罪,涉案金额应为400多万元。

法律规定

       从上述三种观点来看,对于甲某等人的行为构成犯罪是不存在争议的,争议的焦点在于行为人的行为构成此罪或彼罪。因此,有必要让大家了解一下三个罪名的法律规定。

第一百四十条【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二百七十一条【职务侵占罪;贪污罪】企业、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国有企业、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企业、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企业、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需要说明的是,根据本案的涉案金额,无论本案中某甲等人的行为构成上述三个罪名中的任何一个,行为人都应在各个罪名的最高量刑档次幅度内量刑。然而,在最高档次量刑幅度内,三个罪名的最低刑以及最高刑还是相差很大的,其中,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最低刑为十五年有期徒刑,最高刑为无期徒刑;诈骗罪的最低刑是十年有期徒刑,最高刑为无期徒刑;职务侵占罪的最低刑为五年有期徒刑,最高刑为十五年有期徒刑。

       可见,对甲某等人的行为适用不同的罪名,将直接影响到其刑期的长短。

法律分析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理由如下:

其一,甲某等人的客观行为不符合“以次充好”的行为特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的规定,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以次充好”,是指以低等级、低档次产品冒充高等级、高档次产品,或者以残次、废旧零配件组合、拼装后冒充正品或者新产品的行为。因此,要认定甲某等人的行为符合“以次充好”客观特征的一个基本前提是镍铁必须有高低等级或高低档次之分,同时,高低等级或高低档次之分的判断标准是以镍含量的多少为依据。否则,甲某等人的行为就不能认定为“以次充好”。

     本案中,尽管市场上根据镍铁中镍含量的多少,将镍铁划分为低镍铁、中镍铁和高镍铁,但并不意味着三者之间存在等级或档次之分,三者之间只有价位的差别。事实上,市场主体根据不同的价位、需求,会采购不同镍含量的镍铁,不同镍含量的镍铁适用于不同的用途。既然镍铁不因镍含量的多少而区分不同的档次,也就不存在“以次充好”的问题。

     其二,甲某等人的行为客观上仅仅骗取了被害单位的钱款,并没有危害嘉兴企业的质量管理制度,没有扰乱正常的市场管理秩序。

     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客观特征表现为行为人在获得非法利益的同时,被害单位的产品质量也因为伪劣产品的使用而受损,从而妨害产品质量管理制度,破坏社会主义正常的市场管理秩序。本案中,由于嘉兴企业的生产流程和加工体系较为完善,无论使用低镍铁还是高镍铁进行生产,都不影响最终产品的质量,不会破坏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和质量管理制度。

其三,甲某等人的行为客观特征是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构成诈骗。

        从几名被告人的行为方式来看,行为人利用嘉兴企业的内部人员,里应外合,采用偷梁换柱的手段,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让嘉兴企业误以为采购甲某等人的是高镍铁产品,并“自愿”支付相应对价,从而向甲某等人多支付了400余万元货款。

其四,根据相关司法说明,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贪污、职务侵占案件如何认共同犯罪几个问题的说明》第2条规定:“行为人与企业、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勾结,利用企业、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人员的职务便利,共同将该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较大的,以职务侵占罪共犯论处。”从本案被告人的共同犯罪的特点来看,属于典型的“里应外合”。而且,该犯罪手段如果没有嘉兴企业员工丁某、戊某调换样品的环节,行为人犯罪行为不可能完成,犯罪目的无法达到。

       据此,笔者认为,上述司法说明主要针对企业、企业内部人员与外部人员相串通,共同侵吞企业、企业财物的行为性质作出明确界定的情况下,企业内部人员与外部人员主从犯的区分,行为人以盗窃或是诈骗的方式取得财物,都不能影响对行为人性质的评价,甲某等人的行为应依法认定为职务侵占罪。如果本案中,所有的诈骗行为没有丁某、戊某的配合,系由甲乙丙三人独立完成的,就应定诈骗罪。

结语

      行文至此,笔者需要说明的是,限于篇幅原因,无法完整、详细地阐述案件,同时也隐去了被告人的真实姓名,但可以保证案件陈述的真实性。

      对于甲某等人的行为,公安机关以合同诈骗罪启动侦查、公诉机关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提起公诉,大家作为辩护人认为构成职务侵占罪,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对甲某等人的判处最高10年有期徒刑不等的处罚。虽然人民法院没有完全采纳笔者的辩护观点,有些遗憾,但也对公诉机关提起公诉的罪名也作出了变更,也算是对笔者辩护观点的一种肯定,否则,几名被告人面临的最低法定刑就是15年有期徒刑。

      做律师时间久了,渐渐明白,法律规定是一回事,司法实践又是另一回事。作为辩护人,能做的,就是在敬重事实和法律的基础上,作出对被告人最轻的辩护。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在刑辩护律师眼里,世界上也没有相同的两个案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