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官网法苑

咨询电话 (8621)56782789

离婚“被负债”律师来支招 丨必发88官网法苑

更新时间:2017-11-08 20:20来源:未知

?

 

你曾说手牵手 要永远一起走

去创造幸福的生活

 

走着走着爱到尽头

没说明没借口没理由

分手就分手

能不能好好地分手


 

2017年8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中提出的“关于尽快修正《婚姻法司法说明(二)》第24条(以下简称“24条”)的建议”作出最新答复,这已是最高院今年第二次对“24条”发声。这不禁让笔者回想起2016年曾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个案件:广西民族大学某教授,因前妻婚内欠下巨额借款,而被负债600余万元,同时被几十个债主追债,不得已辞去行政副院长的职务,并且搬家躲债。一时间,群情激昂、民意沸腾,围观群众高喊:“不怕负心人,就怕被负债”,特别对似乎是造成这一社会不公根源的“24条”口诛笔伐,甚至还形成了一个专门由离婚时被负债的受害者们组成的“24条同盟”。

 

下面笔者以自己承办的一个真实案件为例,来说明非举债配偶一方是如何“被负债”的

 

 

       案例先容

2009年2月6日,李某女与张某男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女儿随李某女共同生活,婚内购买的一套商品房归女方所有。2010年年初,李某女突然收到法院传票和起诉材料,她被诉欠款200万元。原来,张某男是一个工地的包工头,在2009年1月16日,也就是离婚前半个月左右,张某男与某企业签订了买卖合同,购买一批建材,后张某男无法支付购买建材的款项200万元,遂写下借条,不久被该企业告上法庭。因该笔债务发生于张某男和李某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该企业把李某女作为共同被告,要求李某女与张某男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法院判决

庭审中,虽然李某女声称,买卖合同签订时双方已分居,李某男写下借条后3天双方即离婚,欠款显然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但法院适用《婚姻法司法说明(二)》第24条规定,认为李某女无法证明债权人和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李某女和张某男婚内财产也是混同的,没有采取过分别财产制,判决该200万元为张某男和李某女的夫妻共同债务,由张某男和李某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一审判决后,李某女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判。李某女申请再审,仍然被驳回。最后,因张某男名下无可供实行的财产,李某女只得将住房出售,归还了200万元。

 

法律规定

《婚姻法司法说明(二)》第24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律师分析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夫妻债务争议的关键之一是:借款目的和借款用途的认定《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只有为了或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借款,才应当纳入夫妻共同债务,由双方清偿。夫妻共同生活是丈夫和妻子分别或者共同满足双方共同的或者各自的合理需求的活动,兼及抚育和照顾子女的合理需要。然而,“24条”直接推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发生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不要求法院查明借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这是“24条”受到质疑、批评的主要原因。

 

夫妻债务争议的关键之二是:举证责任的分配24条”要求非举债的配偶一方要承担借款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证明责任;证明不成功的,就要承担连带责任。对借款不知情或不曾分享利益的配偶一方该如何能获得相应证据呢?这种举证责任分配显然欠合理。

 

 

                    

 

 2017年2月28日,面对争议持续不断的“24条”,最高法院颁布补充规定,对“24条”新增加两个条款,分别是: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

 

但是,上述补充规定出台后,对“24条”的争议并没有消减。因为在《补充规定》发布之前,只要能够证明债务是虚假的,或者债务人把借款用于非法活动的,人民法院本来就不会给予保护。因此,有了本文开头所说的,最高院对“24条”作出的最新答复。

 

要点归纳

笔者解读下来,最高院的《答复》的核心内容可归纳为以下六点:

1、实践中“假离婚、真逃债”现象并不少见,“24条”有存在的必要,但要避免简单、机械适用“24条”。

2、将举证责任分配合理化。对夫妻一方因日常生活所需的举债直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而对超出日常生活所需的大额举债,需由债权人和举债人证明该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3、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是个人债务,非举债方不承担偿还责任。

4、夫妻共同生活的范围包括日常家庭生活和家庭生产经营活动。夫妻一方为生产经营活动的举债,要根据具体情形来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5、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适用“24条”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规则。

6、未经审判程序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性质,不得直接在实行程序中要求未举债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最高院对“24条”的最新答复,亮点不少。尤其是举证责任分配上的变化,已趋于合理化。

 


 

律师支招

如何避免在离婚中“被举债”,律师有两条提醒:

1、在生活中做个有心人,尽量避免出现一方举债而另一方毫不知情的情形;

2、在证据上做个有心人,非举债方可以通过收集日常生活开支明细等证据,证明共同生活的实际费用,并说明无对外举债之必要,从而将款项用途的举债责任转到债权人和举债人身上,达到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目的。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请不要苦苦将我相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